林田球访谈④・threezero开曼模型发售纪念

————————————————————
林田球访谈・threezero开曼模型发售纪念
原文公开于林田球官方博客(
翻译:skaar
翻译文字严禁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转载请标明出处并保留以上信息
————————————————————

为了给threezero开曼模型出展WF2015冬预热,林田球的官方博客于2015年1月底至3月初分四次公开了林田球与メチクロ的对谈。模型成品现已发售,在此献上访谈的翻译,让各位更深入地了解此次合作的经过和林田球独特的模型趣味。—— BY译者

 

2015年1月某日/林田球工作室内

文:メチクロ[MHz inc.]

 

【Vol.1 被异形附身】

メチクロ(以下略记为メチ):那我就开门见山地问了,您的模型初体验是什么时候?

林田 球(以下略记为林田):大概是幼儿园时,我被带去看了星球大战3[EP6],还拿到了一个伊沃克人的小型模型。初体验应该就是那次吧?

メチ:KENNER(译注:成立于1947年的美国玩具公司,于2000年倒闭)发行的那只?

林田:是的。应该就是!我记得还在。(去收藏房内寻找……)

林田:这就是我的第一只模型。配件没多久就丢了,现在也不知道这是谁了,但因为质量相当好就留下来了。

メチ:OLD KENNER的东西现在可是相当值钱的,您却经常拿来把玩(笑)。

林田:没错。我在模型上很早开始就是开箱把玩派的(笑)。

メチ:像这样拆开来看的话,伊沃克很像奇利翁(异兽魔都中的角色)呀。幼时体验的影响好深啊……不过一上来就是星球大战而不是当时小孩子喜欢的万代(BANDAI)系的玩具,这就很有趣了,明明是女孩子(笑)。

林田:小时候我也喜欢奥特曼和假面骑士这些,记得大人也有给我买过这一类玩具。印象中还有可以通过遥控器操纵的吱吱作响的可动大猩猩玩具呢。对了,芭比娃娃我也很喜欢,有很多。总之,我就是很喜欢人偶。从那时起我就很喜欢能换衣服的人偶。

メチ:芭比娃娃也很喜欢啊,稍微安心点了(笑)。之后多愁善感的年纪里还喜欢模型吗?

林田:小学三年级时《异形2》上映,我去了涉谷的SEED(THE SEED HALL)顶楼举办的展览会。当我看到现场展示的巨大异形时……

メチ:哦哦,原来小三时遇见了1/1等身大的模型……这下大事不妙。

林田:没错(笑)。想着“我要这个!”在玻璃柜前凝视了好久。然后一路追随异形,在购买中开始了探寻之旅。

メチ:以小学生的身份成为了异形收集者,不知是福是祸(笑)。不过80年代的异形模型数量应该不比现在,当时也没有互联网,探寻之旅很辛苦吧。

林田: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收集者,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就像被附了身一样地去买模型。应该是从TSUKUDA HOBBY推出的模型开始买的吧?总之我很喜欢雄峰异形(BIG CHAP),于是就撞大运到处乱找。HOBBYJAPAN(译注:日本专业模型杂志)有相关内容的话也会买。我还会去逛美国玩具专卖店,找到了就买。

メチ:我因为工作原因经常会来这里,所以知道这里前不久在异形收藏这方面,都还是相当震撼的。这里曾经是一间除了绘图桌和异形之外就别无他物的工作室(笑)。

林田:以前因为资金有限所以只能挑着买,但自己挣钱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有时候会“质量很好所以买10个!”地震前,工作室一直到天花板都是黑压压的(笑)。地震中有不少都损坏了,尤其是雕像类的都碎了。

メチ:环顾现在的新工作室,只能见到几件异形相关物件与其他模型摆在一起。尽管只损失了雕像,但数量还是大量减少了。是不是心境发生了什么变化?

林田:是的。虽然我有一只完美到让我觉得“这正是我要找的东西!”的终极模型,但有一天,吉格尔(译注:设计出异形这一造型的艺术家,异形之父)签名的海报被风吹开了……那个模型就掉到了地上摔碎了。再加上几天后吉格尔从楼梯上摔下来去世了,我心想干脆就别玩异形了……虽然也想过以后修复好再摆出来,但还是很伤心。

メチ:冲击太大了……我记得那次事件还影响了现在的收纳方法。几乎所有模型都被挤进有柜门的柜子里了。

メチ:尽管保管得相当小心,但异形之外还有大量的其他收藏呢。这样看起来,在1/6可动模型堆中,还有不少NECA公司的小尺寸物件。您现在还会检查所有模型吗?

林田:我在模型上不会局限于异形,可以说是“质量好就买”。NECA的模型的确很多。首先很结实!就算掉下来或者用纸箱搬运都不要紧,地震时也几乎没有损坏。因为我一定会开盒把玩,所以不易碎是很重要的。

メチ:这儿可以说是专门用来复印的房间了,所以模型都放在一个架子上,但工作室那边书架的收纳方法似乎不太一样。因为用途不同吗?

林田:那边几乎都是资料。边看模型边画画的模式,从我画漫画开始就一点儿也没变过。

 

【Vol.2 漫画资料就是模型】

メチ:这边是用来绘画的房间,但一眼扫过去并没有看到什么模型。只有书架上摆了3A的藏品。这些模型是因为这次工作才从3A那边收到的吗?

林田:是的。监修开曼模型中经常用到3A的部件,所以才放在看得见的地方。对了,作为作画资料的模型全都在柜子里。

メチ:哇……在大书架上堆满模型的人,全世界大概也只有您了(笑)。抽屉里塞满了海量1/6模型,这景象太壮观了。

林田:这边的柜子里放的全都是部件,最近终于归好类了。

メチ:这边也相当要命(笑)。武器、装备、手、头颅……按这种思路清楚地归好类,脑子都要一片浆糊了。对了,BISLEY(译注:美国的办公家具厂商)的柜子其实是用来放文件的哟(笑)。

林田:哪有,BISLEY就是为了放这些的(笑)。

メチ:您在作画时基本不临摹图片照片的吧。

林田:桌子上常常会有拆解好的模型的手和鞋子还有小刀,我是看着那些来作画的。心(异兽魔都中的角色)的榔头就是看着实物画的。

メチ:听说您在画新角色之前会亲手制作模型来参照设计,是真的吗?

林田:是的。在画《地下地下》(译注:刊载于《138°E》的短篇作品,下文提到的巴吉和大佐均为本作登场人物)之前,我也一点一点做出了巴吉和大佐两款模型,就摆在这个柜子里。

メチ:巴吉和大佐都是独特性很强的角色,但我还是很难想象您竟然是通过拼装模型设计出来的,太神奇了。大佐的裤子也是用的现成的部件吗?

林田:那个是驾驶员的连体服。因为我军事知识为零,所以小部件之类的应该是不合常理地垂挂着的。说真的,就像是我在换装人偶的加时赛里做出来的一样。面部也上了色……画得非常狰狞(笑)。

メチ:说到小时候,对您来说“漫画”就像人偶游戏的加时赛一样。经常有人说“无法相信《异兽魔都》是女性画的”,但如果跟他们解释“只是想在漫画里用自己做的角色玩人偶游戏而已哦”,或许他们就会理解了吧。

林田:或许是这样吧。如今我已经不玩人偶了,漫画大概就是加时赛。

メチ:那么换个正经一点的解释,对您来说,模型是为作画而准备的资料,所以可以用经费来搞定。您的漫画是用纸、墨水和模型画成的。

林田:是的,可以光明正大地说是用经费买的。

 

【Vol.3】

メチ:您是什么时候开始购买threezero/3A的模型的?

林田:准确时间已经记不清了……最初是在WF(译注:Wonder Festival,日本规模最大的模型展,个人和企业均可参展贩售)上的个人卖家那里买了特种部队的洋服套装。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在收特种部队的模型,印象中价格非常高,但品质很好所以还是会买。

メチ:有段时间由MEDICOM TOY起头,DRAGON等众多厂商纷纷参战,令特种部队的可动模型大为丰富。

林田:在那之前的军事模型大多是怀旧题材,所以我没什么兴趣,直到推出现代装备我才喜欢上。我很喜欢小林源文先生(译注:军事题材漫画家)的作品,自己虽然不是军宅但也很想试着画画看,还买了各种资料。买的专业特种部队书籍里有一小块模型专栏,然后就产生了兴趣。

メチ:因为专业特种部队书籍而喜欢上的啊(笑)……对了,那本书现在还留着吗?

林田:还留着。大概在这儿吧?

『特殊部隊本(特种部队书)』MILLION MOOK/2000年7月

メチ:封面看起来就很厚重啊,很有趣的样子。

林田:上面还有threezero的报道呢。我买的应该是这个吧?啊,这球鞋我还留着!

メチ:回顾下来……我再一次认识到,从《异形》到“特种部队”,这一连串的模型历程才是异兽魔都主人公诞生的原点吧。说到当时的“香港玩具”,那就是Michael Lau(译注:香港著名的公仔创作人)等人的创作模型了。但您却被threezero的特种部队系列所吸引,可见您的个性与众不同。

林田:包装上印的threezero标记也让我印象深刻,“好帅啊,跟别家不一样。”但玩具店里却买不到……因为购买途径特殊所以后来我就没怎么买了。之后Ashley Wood(译注:澳大利亚漫画家,与threezero的创办人王剑锋合作推出3A产品线)的3A系列登场,国内玩具店也开始进货,我才开启了购买之路。

メチ:从数量上看,这间工作室内摆放的3A模型是精挑细选的,实际上您还买了很多吧?他家尽出限量版,买起来很麻烦啊。

林田:就算这样,能在日本通过一般途径买到的还是不多,买不到的就只好存点照片来看了。想办法搞到手当然是好事啦,但好几次都因为实在太大放不下就交给您了(笑)。

メチ:我的确收到过超大的包裹,大到忍不住想问“你是玩具贩子吗!?”(笑)不过3A的商品往往是回过神来就已经卖光了,所以我还是挺开心的。如此神秘的品牌形象对我来说是个不小的刺激。说起来,您最喜欢的threezero/3A商品是什么?

林田:最近买的里面我非常喜欢《KILLZONE(杀戮地带)》的Hazmat Trooper。游戏本身我没怎么玩,但还是喜欢到买了资料集和攻略本,还预约了threezero的这只模型。刚收到时,普通站姿却让我有些失望……心想“明明很喜欢的啊怎么会这样——”。后来发现微微颔首才是最佳姿势,这几个月就一直摆在手边。这只实在太赞了。

メチ:根本把持不住啊。整体的平衡性也很棒……最近的可动模型都在朝越来越逼真的方向进化。在这进程中,您被threezero/3A的独特风格所吸引的理由是什么呢?

林田:这个嘛……因为感觉有点像家具?很适合摆在房间里。

メチ:这点我赞同。我觉得模型也有“恐怖谷效应”,为了还原真实而以逼真为目标的话会变得像尸体一样……老实说就失去模型本身存在的意义了。以艺术领域为例,就是“以高分辨率为卖点的人物照片”和“质感丰富的人物画”之差吧……如果要问“房间里要挂哪幅?”的话,那我肯定选择后者。我们俩人在模型上都是不凹姿势的“罚站派”,更喜欢抑制情感和动感的静物,对质感和实用度有着异常执着的追求。这种喜好大概和家具比较相像吧。

林田:没错。

メチ:当下流行的是从姿势到发梢全都飘逸蓬松的“漂浮感”十足的女性人形,与之截然相反的嗜好可以说举步维艰(笑)。反正就像这样,喜欢的是脏兮兮的、罚站姿势的、垂头丧气的感觉。

林田:是的,这是最佳的垂头丧气(笑)。

 

【Vol.4】

メチ:身为threezero/3A忠实粉丝,林田小姐有一天突然收到了制作异兽魔都可动模型的申请。请问收到申请时您是什么心情?

林田:我心想“骗人的吧?”(笑)我出于喜爱买了一大堆他家的东西,Ashley Wood的漫画也很喜欢所以一直都在买。但threezero毕竟是海外厂商,是个遥远的存在,突然来问工作的事,我肯定很吃惊。我知道,如今没动画化过的作品很难会有模型化的企划。以我的知名度,模型化是绝对不可能的……

メチ:其实之前也发售过不可动模型和扭蛋,这次终于有海外厂商来做可动模型了……《异兽魔都》这部作品的衍生方向和其他作品还真不一样。多年来MHz上贩售的服饰也超过了百款……真是不可思议的作品。

   我觉得,听了作者本人“画漫画是人偶游戏的加时赛”的发言后大概能够理解吧?可即便如此,依旧会觉得难以置信。

   顺便我来再现一下收到申请时的场面:“threezero那边来申请了!”“诶?不会吧……”“怎么说——?”“接受吧——”“那我马上回复——”当时只通过短信飞快地交流了一下,现在想来可够危险的(笑)。通常来说,这种申请会谨慎处理,但这次根本都没说厂商的详细情况。

林田:没错(笑)。另外,由于threezero特色很明显,所以我心想是不是应该表个态“样式构造就劳烦贵社了”,然而实际见面时,对方却让我从设计到理念全都“自由发挥”,这让我更加惊讶了。既然对方都都这样要求了,那我也不管实际能否实现,先一鼓作气把所有想做的都画出来提交给对方。

メチ:的确,您在很短的时间内画了大量图稿带去讨论。我作为旁观者也能感受到您的干劲。

メチ:接下来聊一聊具体的设计吧。首先,您最为关注的是哪一点?

林田:因为是1/6可动模型,所以服装和小物件是我最为关注的。设计上最重要的是“无论如何要做成漆黑的模型,上面再堆叠大量要素。”加上衣服……背包……防具……武器……像这样堆积各种要素来设计。

   我很喜欢您以前为杂志制作的开曼模型(译注:大约是03-04年期间,连载异兽魔都的杂志「月刊IKKI」上设有专栏『ドロヘドロ立体化計画「ドドド」』,刊登メチクロ亲自制作的异兽魔都模型的图片,包括开曼、二阶堂、鸟太、艾斯、詹森等角色),那个也是全黑的,不过很少能见到全黑的模型。然后头部再加上防毒面具就真变成全黑模型了,这让我非常激动。

メチ:这正是二维难以表现之处。哪怕是粘土(译注:此处应指通常手办或模型所用的树脂材料)做的立体模型也没法表现出来。粘土做的立体模型虽然能精细地表达层次感,但无法表现出布料质地的皮带或背包的背面。而且硬质材料和软质材料会根据姿势发生变化,再加上不同材质带来的变化,即便是黑色一种颜色,也包含了异常多的信息量。这让我我又一次体会到,把背面表现出来就能大幅增强真实感。

林田:另外,我想营造出比漫画更强烈的恐怖氛围,于是重新设计了防毒面具,还在手腕和腰部等部位规定了“用橡胶来表现血浆”这种恐怖感十足的旧化效果,算是一番全新风味。

メチ:感觉您在监修时对“恐怖感”提出了最多的要求。“开曼利用现有物品,自己拼凑出仿佛打满了补丁的服装,连缝线都是随机的……”面对这种常人难以理解的细致入微的要求,我冷静下来后不由得苦笑:“这人在搞啥呀?”(笑)

   不过,恐怖要素其实因人而异,尤其是“防毒面具”和“橡胶”常常会让人联想到“拘束”,这一点上我愿意不厌其烦地解释正确含义。

林田:这可重要了(笑)。让我有成就感的还有就是“大尺寸”了。我要求做成比通常1/6模型更大的35厘米,和其他模型摆在一起时存在感超强。即便如此这款模型依旧“很轻”,正中我的好球带。

メチ:在多次调整中让蜥蜴头的表情尽可能还原漫画风格,充分体现故事设定的小物件也很丰富,能够很自信地把它作为可玩可摆的可动模型推荐给别人。

   目前正处于监修过程中,没法听到您对成品的看法,不过目前为止您有何感想?

林田:与香港方面的交涉主要通过图片和文字来进行,感觉是个不小的挑战,但在WF见到实物时还是感慨“没想到进展这么顺利啊——”。喜欢模型的玩家也一定会瞬间觉得“好想要!”

   另外您在展会上拍的上身近照让我再一次坚信“这里果然是最棒的!”这一块汇集了开曼所有的特征,能做好这一部分十分关键。既保留了漫画里的开曼形象,又充分表现出模型本身的魅力,让人对成品发售充满期待。

Fin.

One Comments

  • 匿名

    2017年4月13日

    原来球姐这么喜欢模型,酷!

    Repl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