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田球访谈①・ドロヘドロ/异兽魔都(季刊S 1号刊载)

————————————————————
林田球访谈・ドロヘドロ/异兽魔都
原文刊载于「季刊S 1号」(2002年12月出版)
图源&翻译:skaar
图片及翻译文字严禁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转载请标明出处并保留以上信息
————————————————————

※版面需要,图片都以较小分辨率显示,点击图片即可查看大图。
※因为杂志排版有一定倾斜,所以不少图片有缺角,凑活吧。

 

不用看也知道的事情:下面一段是废话!

首先,这不是一篇新鲜的访谈。没错,它刊载于十年前的「季刊エス」创刊号上。

之前我也心存疑虑,一篇十年前的访谈放到今天来看还有多大价值?然而看完才发现,自己以前对林田球的认识太少了。看完这篇就有豁然开朗之感,她独特的画风、叙事以及人物塑造,一切都解释得通。

全文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对谈,主要谈及林田球的创作历程、理念等内容;第二部分则是以配图说话的形式,介绍她的作画方式和工作环境。

—— BY译者

 

 

【Part 1・对谈】

——《异兽魔都》中,登场人物是魔法师、存在对立的敌人等诸如此类的设定本身倒也并不算特别新奇。不过,世界观以及表现手法却相当有趣:从指尖噗地喷出烟来,角色们都戴着极富个性的面具,废墟般的世界等等。那么最初的构思是怎样的呢?

林田:应该说是逐渐展现并明朗起来的。在《IKKI》杂志上连载之前,我就在画故事版之类的东西了。这一阶段《异兽魔都》就已经存在了。

 

这张就是连载前就存在的名为「ドロヘドロ」的印象图。如图所示,似乎是拷贝到黄色荧光纸上并做成宣传单的。

 

黑白的扉页图,用到了代针笔和圆珠笔。作画时也会用马克笔,樱花还是施德楼或者别的牌子都会用。有点古旧的感觉。

 

——这么说起初并不是用于连载的作品,而是作为私人用途的绘画?

林田:嗯。大体上可以说是单纯的绘画。怎么说呢,我的涂鸦就是像把漫画的某一格抽出来一样。很想尝试无视剧情直接画出一格图出来,也的确这么画了。之后《IKKI》那边突然联系到我,我就抱着“试试看吧反正也不吃亏”的想法把自己的涂鸦给对方看了,结果对方负责人很中意,对我说按原样就行了。这就是开始连载的缘由,不过这阶段的二阶堂是男性哦。

 

——果真如此。

林田:这时候已经设定好了心和能井两个角色,于是我就决定照这个思路来设定主要角色。所以《异兽魔都》真正意义上的原点只有这两张图。

 

——两张图乍一看很有俱乐部里小广告(フライヤー)的感觉呢。

林田:是啊。我是打算做成双面印刷并对折的宣传单(译注:チラシ,设计和用纸上比フライヤー更好些)的样子。比起简单的小广告,嘛,我更想把画的涂鸦做成稍微精致一点的形式。正好《魔剑X Another》的创作也不太顺利(笑),有点泄愤的意思,“那就一口气画点喜欢的东西吧”,我以这样的心情画出了这些涂鸦。

 

——另外《IKKI》的主页上的音乐是配有图画的。

林田:嗯,那是为连载而制作的页面。那首歌明明有着非常黑暗的歌词但旋律却很欢快。曲名为《Salambo》,是名叫PIG的人所作的。

 

——是外国音乐吗?

林田:是的。虽然重金属式的唱法让人很震撼,旋律却是极富律动感的拉丁曲风。这一点表现在漫画中就是画面黑暗而故事很欢乐了,我正是想画出这样的落差。

 

——以那首音乐决定轻松积极的整体基调。

林田:嗯。画面让人感觉黑暗风十足。尽管不想承认,但我可是几乎不读阴暗类漫画的人哦。所以我想创作出能让读者觉得开心舒畅的漫画,就像我读的那些漫画一样。可我的画风似乎自然而然地变成比较擅长阴暗的一面了。

 

——原来如此。开曼的鳄鱼头是个人画风的产物吗?

林田:蜥蜴也好鳄鱼也好,都是我本来就喜欢的。那个……可能是我厌倦了画人类的脸部,也可能是画漫画不再能让我产生乐趣,还可能是对细致的绘画感到痛苦,总之我面临着这样的问题。所以我心想绝对不能给主角画上普通人类的脸,否则我绝对会因为厌倦而不再喜欢他的。感觉画成怪物似乎也不错啊,就把他画成了鳄鱼头。

 

——鳄鱼头是这么个由来啊(笑),所以头部才有尖刺。

林田:是啊。主角是个永远画不腻的角色,非得把全部鳞片画出来,就算画得细致也很乐意。因此画开曼的脸基本都用不着修改哦,而二阶堂就相当耗时间了。女孩子果然是,那个,画不仔细呢……

 

——的确,线条一多可爱度就打折扣了。

林田:正是如此。没有画上表现脸部立体感的线条,因此看起来很不合衬。

 

——但心和能井摘下面具的话就给人“哦哦,美型!”的感觉。

林田:那是因为他们戴着面具的缘故。大家都以面具遮住面部,也正是为了不让自己画腻烦。所以画心面具上的血管一点都不痛苦,倒不如说我更想画面具。

 

——看样子画得很开心啊。

林田:画面具的时候完全没有困惑和迷茫,但偶尔还是想画画人脸,所以在那种情况下就会让角色摘下面具,怀着“给你们好好秀一下吧”的想法来作画。

 

——令人愉悦的作画对象因人而异,而对您来说,不是人类而是鳞片、血管等东西。

林田:没错。我觉得想画老爷爷的人是对老爷爷本身就有兴趣,想把老爷爷全部的特征风味都描绘出来的那类人。而我就是只对质感着迷的那类人。想画鳞片,想画血管,仅此而已。(笑)

 

——是这样啊。建筑物也同样能表现出质感吗?

林田:墙壁之类的也是一样,或者说是我比较想画污渍吧。感觉自己把时间全花在了污渍上,完全没有漫画家该有的样子。

 

——并非为构筑世界观而画,而是为了想画的东西而构筑出世界观,是这样的感觉吗?

林田:的确如此。相较“来构建世界观吧”的念头,先把面前想画的东西画出来,结果就变成这样了。

 

——也就是说优先考虑如何开心地画画。

林田:嗯。既有完全不想去画的部分,也有刷的一下就画完的部分,但我真的是只画自己想画的内容。

 

——那么您用心描绘自己想画的,让读者觉得,这部漫画把黑暗和愉快的内容结合起来并构成故事。

林田:是的。不过我的第一目标是让能读者开心地阅读漫画,这是最紧要的,所以最近在琢磨故事和台词上花了不少功夫。画面嘛,就算不上心也照样能画出来(笑)。

 

——将画面放在一边,把画出剧情有趣的漫画作为目标。比如第一卷开头开曼一口咬住松村的头的场景,再比如切断身体的场景,《异兽魔都》的趣味性甚至甚至到了让人吃惊的地步。

林田:确实是这样,因为我喜欢看恐怖电影。举个例子,直接一刀刺中的杀法实在太无趣了,让人不爽,手法更艺术一点就好了。所以说猎奇的部分正是漫画的小调剂哦。就像恐怖电影、血浆电影和僵尸电影中所见的“再加把劲制造尸体!”一样(笑)。

 

——“再加把劲制造尸体!”一样(笑)。

林田:有点接近“别来这套无聊的杀人手法啦”这样的心情。另外,如果一般人看到漫画中的打斗场景,比如二阶堂利索地撂倒敌人之类,我想喜欢这种爽快感的人应该不少吧。而且漫画中的角色都没什么烦心事,他们只有目标这个简单的东西,能很尽兴地吃晚饭。

 

——听起来像是要避免少年漫画式的王道展开……

林田:是这样。我可是很喜欢少年漫画的哦,最喜欢《龙珠》等作品了。所以我觉得,如果自己的漫画能给人中学时代读《JUMP》《SUNDAY》那样的印象就好了。所以我画的都是有魅力的、开开心心阔步前进的角色们。

 

——当时看了哪些漫画呢?

林田:我当时还看了《AKIRA》《JOJO》等。除此之外我还特别喜欢楳图一雄先生的作品。还有士郎正宗先生的漫画。我当时看了好多这类大众的热门作品。最近看得比较多的是《COJI-COJI》。

 

——画的是《异兽魔都》,看的却是《COJI-COJI》(笑)。

林田:还有《动物们的医生》,我很中意一话完结的漫画,所以也看过《史努比》。

 

——(笑)感觉您从拿起画笔的时候起,基本上就是看着大热作品画着猎奇的内容,是这样吗?

林田:至于猎奇嘛,我自己也考虑过这个问题,自己的画风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呢。首先大概是因为自己喜欢精细地绘画,另外钟爱恐怖电影也是重要原因之一。科幻啦,外星人啦,这些也都是我非常喜欢的内容。我想画出电影某一镜头那样的画面,甚至鲜血飞溅、水珠滴落的细节都要描绘出来。

 

——比如开曼和心的那段打斗。

林田:没错。不过回想起来,画《魔剑》那会儿我还是有点分寸的。所以最近觉得,稍微收敛一点吧。

 

——除此之外,漫画中还有些动作戏,这是……

林田:我非常喜欢打斗场面,尤其是电影和漫画里在激战中获胜的桥段。画漫画《魔剑》的时候由于原作题材的原因不得不画剑斗,尽管我从来没画过动作戏,但凭着一腔热情尽自己所能的话,不也能逐渐擅长起来吗。我觉得自己至今仍在不断修行中。

 

——在读者看来这也是少年漫画里王道要素的表现之一吧?

林田:没错。但终究没发展成少年漫画哦,为什么呢。是把描摹细节、直接画出心脏这类我喜欢并擅长的内容融入漫画中呢,还是画少年漫画式的漫画呢,在矛盾中这漫画自然而然地发展成了全然不同的形态,不过看起来这样也挺不错的嘛。

 

——换个话题谈谈吧,《魔剑》之前投稿过的漫画是怎样的风格呢?是向少年向杂志投稿的吗?

林田:啊,我曾经给《Afternoon(アフタヌーン)》杂志举办的四季赏投过三次稿。最早投的一篇是叫《小沙发(ソファーちゃん)》,很幸运地被评为了准入选作品,有过这么一次。

 

——请看一下这个。(递上午安杂志四季赏获奖作的合集小册子)那时候还是用代针笔作画,线条比较粗呢。那会儿您是多大呢?

林田:应该是十九岁吧。在那之前,我一直随手画着像电影中某一镜头那样的图画,几乎没有以漫画的套路来画。但突然就像画漫画这种形式了。

 

——是有什么契机吗?

林田:没有啊。当时我就坐在现在这张沙发上,突然就想画漫画了。那么就来画画看吧,我便买了原稿纸。于是就在没定下故事的情况下一页一页、一格一格地画了出来。画的时候挺没把握的,不过最终总算是勉强画完了(笑)。由于四季赏不对投稿页数设限,我就去投稿了。

 

——那么您投稿的作品有多少页呢?

林田:二十六页。真是尴尬的页数(笑)。投稿作品被刊登在公布结果后一个月的杂志上了,当时我可真是吓了一跳,琢磨以后还能被刊登几次呢,嘛,不管怎么说自己算是初露头角了。心想这么没干劲可不行、只能做到这样了吗,我便画了下一篇漫画《沉醉的世界(酔の世界)》……结果又是个了然无趣的故事。

 

——哪里的话(笑)。

林田:我真的这么觉得。现在看来与其说是无趣,倒不如说是篇无法原谅的漫画。不过当时正好有个《魔剑》的作品企划,杂志《Magazine Z》在寻求画《魔剑》的漫画家。而且我听说杂志社那边似乎还有点中意我的《沉醉的世界》呢。于是我就带上自己的速写本去见杂志社编辑了,上面画了手臂机械化的水手服女孩之类的涂鸦。然后对方跟我说了“我们会给ATLUS的金子(一马)先生和冈田(耕始)先生看的,请静候回复”这样的话。之后杂志社说,金子先生和冈田先生都非常喜欢速写本上的涂鸦,所以就请您来画这部漫画吧。
(译注:《魔剑X》是游戏公司ATLUS于1999年11月发售的一款动作游戏,漫画《魔剑X Another》虽然于1999年6月开始连载,先于游戏发售日期,但实际上是游戏的衍生作品。金子一马是著名的游戏画师,有“恶魔画师”之称;冈田耕始是ATLUS众多招牌游戏的制作人,目前已离社。)

 

——于是开始画《魔剑》的漫画了。那么在《魔剑》连载之前一共是画了五篇作品吗?

林田:不,是三篇哦。

 

——三篇?真厉害啊。

林田:我渐渐对画漫画产生兴趣了。第三篇是名为《地狱的编码(地獄のエンコ)》的意味不明的漫画。虽然篇幅有一百多页,而且是顺着自己想画画的意愿画出来的,但我更强烈地认识到,其实它空无一物。但没有它的话我也不会去画《魔剑》了,所以说是篇很差劲、但却大大启发了我的漫画。

 

——不过能看出当中高超的画力啊。

林田:哪里哪里,我没什么素描功底的。不过既然被这么说了,那就练习怎么把女孩子画得可爱些、更让人容易接受吧。那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要画些什么,准确说是因为单纯想画画而动笔的。因此我觉得能画出《异兽魔都》真的是拜《魔剑》所赐。通过《魔剑》这部有条条框框制约的作品,我才在短时间内习惯漫画的工作,并且逐渐清晰地意识到什么才是我想画的。

 

——《魔剑》的图水平同样很高,不过和之前短篇时期还是有所不同。

林田:的确如此,不过第一话的时候还和以前差不多。以前是在慢节奏的作业中渐渐提高熟悉度;但每月都要交稿我就不行了,真是抱歉(笑)。总之我在一点一点慢慢地进步。后来我去画废墟什么的,也是因为描绘《魔剑》里的香港让我非常享受。所以在画《魔剑》的过程中,我认识到了自己擅长和不擅长的、想画的和不想去画的东西,它让我受益良多。能得到创作《魔剑》漫画的机会,我从心底里表示感谢。

 

——在《魔剑》的作业中了解到了自身喜欢的创作动力和世界观。

林田:是的。绘画方法等技术性的内容也都是在《魔剑》中学到的。

 

——于是,《异兽魔都》便诞生了。在实际绘画过程中领悟到了很多呢。今天非常感谢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

 

 

【Part 2・配图介绍】

《异兽魔都》第二卷封面和彩页

林田经常以彩色的形式来构想图画。正如访谈中所说,她只是因为喜欢描绘质感而在彩色原稿上使用了各式画材。这里以第二卷的封面和漫画彩页为例来介绍。

第二卷封面上粉色图案的背景和人物是分开来画的。另外,第一卷的封面压花是鳞片纹样,第二卷则是心形。

 

背景图案由二阶堂店铺的招牌、肉和滑板组成。将图案的复印稿分开贴在衬底上,之后还要在上面涂一层颜料。

 

戴上魔法师面具的二阶堂。注意到女性的脸有种动画式的可爱。提及服装,林田说:“反正我喜欢画褶皱,也不喜欢太暴露的衣服,所以这样从头裹到脚的服装挺好的。”

 

漫画彩页中开曼嘴部的特写。用环氧树脂涂抹唾液和舌头的部分,并用尖头笔戳出舌头的粗糙感。左下那一格用了遮蔽胶带和透写纸。“我喜欢混合了多种质感的东西,于是就以那样的风格画了彩页。”

 

第二卷卷头漫画彩页的草稿图。这一阶段就已经用上了铅笔、马克笔、Makki(译注:Zebra公司生产的马克笔品牌)来表现色彩的渐变。值得注意的是,一共七页的草稿的构图与原稿成品有所不同。此外,以拼贴画来表现的洞穴世界是以东京钟渊地区的大型公租房屋群为原型的。“大型公租房鳞次栉比,居民们互不来往因而毫无生气,阴森的气息像坟场一样。我是参照那儿的照片来画的,所以给人印象非常相似。”

 

喜欢的外文书籍。右上开始是《Rosso》《The days of the Dead》《Dream of Life》,下列是《Surreality localizer 1.2》,以及H.R.吉格尔和杨•史云梅耶等人的书籍。林田还是美漫画家西门•比士利的拥趸。“比士利能画出丰富的质感,比如铁或布的不同感觉都能表现出来,我非常喜欢。而且那种虽然阴暗却波澜不惊的明亮感也很合我胃口。他对我而言不算是直接的影响,而是某种程度上的参考。”
(译注:H.R.吉格尔是著名的超现实主义画家、雕塑家和设计师,他以《异形》电影中的外星生物而闻名。杨•史云梅耶是捷克著名的电影导演、编剧、设计师。)

 

工作台和玩具。本页解说中提到的接着剂、油画用醇酸树脂Oleopasto(丽坤半透明厚涂媒介)和各种颜料。林田似乎用了灰蓝和大红色的丙烯颜料,以及亮光透明红和亮光红的田宫漆。桌子右上角的牙齿模型是朋友给的。另外,房间内摆放了很多模型玩具,比如戴着面罩的人形和外星人以及骷髅。

 

二阶堂的滑板下面的黄颜色居然用到了速干性接着剂。如上方圆圈内的脚部所示,上完色后因为效果不理想就把纸张撕破了。“有时候上色后不满意,失败了就在弄破的纸张上面覆盖一层新的。我基本上是不预先练习就直接画的。”

 

内脏外露的这一格中,有鲜血般光泽的部分用到了田宫牌透明红磁漆和环氧树脂。把底稿拷贝到水彩纸上,先用丙烯颜料上底色,这样一步一步完成彩稿。当问到涂了几层和上色顺序时,林田笑着说:“抱歉,我自己也不记得 怎么画出来的了……真是乱来啊。”

 

选自记录了情节和人物设定的速写本。贴上用文字处理机打印出来的故事情节,然后在空白位置加上角色或服装的设定。服装及物件都设定得非常细致,甚至设定好了《魔法7 死者之夜》里出现的坟墓和僵尸商品的价格。还有《魔法5 吃饭中请安静》里惠比寿所穿衣服的说明书也都是亲手绘制的。

Fin.

3 Comments

  • 张亮

    2015年10月8日

    刚在日本买了第二十卷。谢谢翻译

    Reply
  • 呵呵

    2015年9月19日

    谢谢翻译,最近看了异兽魔都,非常喜欢,这篇访谈真是了解作者和漫画的好文章,我要买正版支持球阿姨。

    Reply
    • skaar

      2015年9月26日

      这么晚才看到有回复,谢谢支持。的确,买正版是支持作者的最好途径了。

      Repl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