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田球访谈②・ドロヘドロ/异兽魔都(季刊S 21号刊载)

————————————————————
林田球访谈・ドロヘドロ/异兽魔都
原文刊载于「季刊S 21号」(2007年12月出版)
图源&翻译:skaar
图片及翻译文字严禁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转载请标明出处并保留以上信息
————————————————————

※版面需要,图片都以较小分辨率显示,点击图片即可查看大图。
※因为杂志排版有一定倾斜,所以不少图片有缺角,压书扫而且扫描仪又烂,图片质量就凑活吧。

 

看之前就知道的事情:这篇比上一篇更有趣!

继上回的十年前访谈,这次是五年前的一篇,依旧是接受杂志『季刊S』的专访。

这次的访谈依旧分为对谈和配图介绍两部分。相较前一篇访谈,这次的内容更加集中在《异兽魔都》作品本身,谈及大量的作品设定和构思;配图部分则有很多初期设定稿,对于想一窥这部作品究竟的读者来说弥足珍贵。

字里行间的信息量很大,如何营造世界观和设计人物、如何推进故事、对笑点的拿捏、如何构思打戏等等,还有绘画过程和画具…根本就不是在画漫画啦w 这样肆意随性发挥的球姐真是太棒了!

—— BY译者

 

【Part 1・对谈】

—— 《季刊S》第一期的采访中提到,您在连载前的画像版上就已经画出了“魔法师”,那为什么会去画“魔法师”的故事呢?

林田:主要是因为这种故事不需要额外的说明,“魔法师”一个词就能说明作品里的世界了。而且我喜欢将风格迥异的东西混搭起来,所以才把自己想画的怪奇风格的怪物和“魔法师”……比如魔法少女呀哈利波特呀这类奇幻风格的事物组合起来。这样不光很有趣,还可以用来解说世界观呢。

 

—— 《异兽魔都》使用了“魔法师”“魔法世界”等直白的词语来描述与魔法有关的事物,而没有使用其他词语,这是出于怎样的考虑呢?

林田: “魔法师的世界”和“人类的世界”这样的世界观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相反,是因为有这样设定的必要,才从中央开始一点点形成完整的设定。最早的时候我并没有遵循奇幻漫画的正统路子去解释世界观。

 

—— 原来如此。以指尖喷出黑色烟雾的形式来表现魔法,这又是怎样构想出来的呢?

林田:其他漫画和游戏里,所谓的“魔法师”就是使用魔法的人。因为我本来就挺喜欢恐怖电影的,所以比起这种,我更喜欢使用魔法的是怪物的设定。所以我设定得像B级恐怖电影一样,通过手术而得以使用魔法什么的(笑)。画这种风格的东西真是充满了乐趣。

 

—— 《异兽魔都》中有冲击性的怪物描写,同时整体上又如喜剧般的轻松愉快。这种反差也是有意为之的吗?

林田:的确是这样。一开始在设计故事和角色时,与其说是有反差,不如说这正符合了作品给人的印象。当初因为我的画面很糟糕,所以打算设计些喜剧式的角色。画《魔剑》的那段时间里,虽然自己对绘画上的进步感到满意,但感觉故事还是很无聊,要是能在剧情上出人意料就好了,这也是我一直纠结的一点。因为我喜欢搞笑漫画,所以画搞笑的场景时很开心。

 

—— 除了妙趣横生的场景,作品中还看得出倾注于角色上的浓厚感情。一定程度的反差是不是使角色丰满起来了?

林田:是这样的。感觉桥段都被其他漫画用光了,为了不和它们撞车(笑),我提醒自己多多少少要考虑一下角色的新鲜感。应该说我最初并不是想着该设计出这样的角色,而是根据画好的外貌来推断大致的性格,不然我就无法进行下去。随着剧情的发展而不得不出现新角色,我就是这样被动地设计出诸多角色。

 

—— 这么说来,您是边画边进行角色设定的了?

林田:没错。一开始也是因为需要有个作为藤田头头的角色而画出了烟,形象和《爱丽丝梦游仙境》里“坐在蘑菇上的毛毛虫”一样乏味(笑)。之后一段时间里总算有点老大的样子了,但却因为木耳(受烟宠溺的动物魔法师)的登场而变成了奇怪的角色(笑)。

 

—— 现在的烟老大真是人见人爱啊(笑)。木耳作为故事中越发重要的角色,是一开始就准备让它登场的吗?

林田:完全没有!我是个很没耐心的人,所以这个月画了这个故事之后下次就想画不同的东西了。那时候我正好特别想画聚会的场面,一番思考后就决定让木耳出场了。我当时并没有打算让木耳成为之后剧情里的重要角色,大体上就是那样了。当然我也略微想过以后说不定用得上这个角色,不过非得推翻迄今为止的展开的话那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 随着剧情的发展,角色也在相对自由地增加着。木耳是动物魔法师吧。

林田:我想让木耳看起来是“有起死回生之力的高阶魔法师”,形象普通的话会很无聊,所以最终就把它设计成了动物的形态,虽然和预想的不一样(笑)。

 

—— 角色们的对话也是妙趣横生。主要对话以外的地方也有角色在不停地说话,扫遍每一格的边边角角是阅读中的一大乐趣。

林田:因为总有些格子非得用语言才能说明嘛。其实对话场景只要画出人脸并加上对话框就行,但那就太没劲了,我觉得自己得做点什么。我不喜欢刷刷刷地跳读过去、明白大意就了事的阅读方式。不论是说明性的格子还是同伴们在谈话的格子,我都让角色在格子外快乐地行动着。

 

—— 只是简短的细语就表现出角色们的不同个性了。台词是怎样设计的呢?

林田:画画的整个过程中我都不会顾及台词。既然剧情发展成这样,那就一定要好好描绘角色,然后思考他们会说些什么。惠比寿的台词里写成片假名的部分是我绞尽脑汁想出来的。进行重要对话时,我会在写完剧本后把角色名字遮住,把台词单独拿出来推敲。我充分意识到要让台词的节奏看起来是在进行对话,“这么说道并这么回应”的感觉。

 

—— 原来是这样。那么换个话题吧,《异兽魔都》中存在着“洞穴”和“魔法师世界”两个世界,这又是如何构想出来的呢?

林田:我以前画的《魔剑》漫画中有“想象世界”和“现实”两个世界。当时我画得不怎么样,所以想再挑战一次这个设定。结果我并没有去构思双世界,而是打算画“魔法师”与“人类”的战斗。刻画争斗就必须要有对立的双方,那么就和“魔法师”战斗吧。

 

—— 虽说是相互斗争的双方,但《异兽魔都》的世界中不管哪一边都是好人。烟家族的成员也都非常好心肠(笑)。虽然设置成两方对立,但您就没想过到底哪边才是坏人吗?

林田:确实没想过。本来我设想好的只有开曼、二阶堂、心和能井四个角色。“洞穴”和“魔法师世界”里分别只有两人,因为两边我都想画而有了类似双主角的想法,所以自己并没有很明确地设想成敌对关系。开曼虽然可以算是主角,不过这个设定也变得含糊不清了。决定在《IKKI》上连载的一个月后,我就迷迷糊糊地开始了漫画的连载,自己还完全没有做好相应的准备呢,具体设定是在一次次的连载过程中考虑的。

 

—— 漫画里打斗动作也非常帅气,表现二阶堂体术的打斗场景尤其让人酣畅淋漓。

林田:很高兴能得到这样的评价,打斗戏可是最耗时间的。每次作画中打斗的场景不超过五页,但因为我喜欢所以在上面花费了很多时间。

 

—— 那到底是哪里最耗时间呢?

林田:其实是说明现场状况的部分。用枪或气功什么的就打不起来,而一对一或二对一这样的构图很常见。为了让读者看得明白而把对手一个一个地打倒,既然是二阶堂的戏份那就要表现出她的强大,这两点让我头疼不已。

 

—— 有研究过怎么摆姿势吗?

林田:我没什么专业性的知识,不过看完电影会把觉得很帅的动作画下来。另外,尽管页数较少用不到,我还是想尽量放大角色的动作幅度。尽管我已经尽最大可能地在原稿纸上还原出脑内想象的打斗……不过还是画得勉勉强强(笑)。二阶堂一对多的场面我也相当喜欢,心想着“怎么又是这样啊”每次都会去画(笑)。

 

—— 表现动作的震撼场面也是相当厉害。印象尤为深刻的,就是艾斯由恶魔变回魔法师时斯托亚将他身体切断的场景。这真是让人大吃一惊啊。

林田:我的前任责编说过“这里是不是画得有点过头了?”,那是唯一一处他到现在还会感慨的地方。不过,我却觉得“咦?过火的是这里吗!?”。伴随着叫声和一脸痛苦并流下眼泪,诸如此类的过分表现会导致读者情绪的剧烈转变,并让他们爆发出“真讨厌”这种厌恶感,这点上要很小心地处理……尽管我的漫画里有断手的场景,但书中大家都不会流露出痛苦的神色。过去少年漫画里也有不少断手画面,但角色并未表现出痛苦。艾斯的这处画面也一样,看不出所谓的“痛苦”。而且他的内部有类似本体的东西,就像外面穿着玩偶装一样,所以我觉得这也没什么痛苦嘛,但还是意识到自己得更加注意这方面才行。那该怎么处理才好呢?被吊起来就像拷问一样如何?思考了种种情况,结果还是没能找到明确的答案。

 

—— 是不是很在意答案是什么呢?

林田:没错!我的本意并非是画怪奇的东西,而是想画出能让人印象深刻的场面,这也正是我尤其用心的地方。稍微偏离这个意图一点,漫画就会让人觉得“哎好奇怪啊!?”我很注重读者的“读后感”,自己也并不喜欢“好痛!”这样的内容,所以不会去画那种东西。

 

—— 这么说来,像断手这种的身体变化其实是很有趣的内容吗?

林田:怎么说呢,画画时我可能觉得这类场面和B级恐怖片差不多,都是特殊化妆而非真实的身体。另外,这也是出于“打斗”的需要,更何况自己也有画这种场景的欲望。虽然我想画可爱的图或能被大众接受的图,但发挥全力画出来的却是这种画面。在我看来艾斯的那段其实是搞笑场面。切断身体的是说着“呐——”的角色这实在是太搞笑了!大概是我思维太发散了,看B级恐怖片都会哈哈大笑,这样不太正常的表现还是得注意一下。我就是突然想画这种不明所以的东西了。

 

—— 毫无疑问,斯托亚 “呐——”的奇怪声音让人印象深刻。此外,《异兽魔都》中的魔法师们都戴着个性十足的面具,这也是相当独特的设定,“佩戴面具时”和“素颜”的反差也很吸引人。设计角色时是先考虑戴面具的状态还是素颜呢?

林田:戴着面具的状态。所有角色都是如此。面具画好了那里面会是怎样呢?如果对我说“可以把所有喜欢的元素都画上去”,那么大家都会成为怪物系的角色,故事也会变成怪物同伴在战斗一样,我知道这样是不行的。那么想画脸的时候就把角色的面具摘掉吧。

 

—— 原来是这么回事。其实还有一点很令人在意……心是反着戴面具的,这里面有什么故事吗?

林田:随着故事的发展,设定在不断地变化。不过在我最初的设定里烟是残忍毒辣的家伙,而能井非常讨厌烟,心对烟也不是那么尊敬。三人面具的牙齿部分采用相同的设计,正是取烟家族象征之意。而心按自己的意愿把面具反着戴的设定就是这样来的。……我从小学低年级开始就一直喜欢外星人,而且尤其喜欢齿龈外露的角色!最近连“桃太洛斯”(译注:《假面骑士电王》中的异魔神)也喜欢(笑)。牙齿露出来会有威压感(笑)。

 

—— 是这样啊(笑)。最近十字眼残党也相当活跃,他们是一开始就决定要出场的角色吗?

林田:根本不是!为了剧情发展的需要才设计的(笑),只有毒蛾是一开始就想好的角色。当时我对蚕十分痴迷,小学时候也饲养过一小段时间的蚕,因为很可爱就设计了蚕面具。我已经决定了把毒蛾画成黑发,因为十字眼们一脸穷相所以也都是黑发,性格上给人蚕那样的感觉倒也不错。不过我并没有把他们画成像毒蛾那样的美型角色。十字眼们我画得很开心,与其说是很有新鲜感,倒不如说他们背后还有故事可讲。

 

—— 十字眼中的女性(夏木)也登场了。

林田:我基本上已经决定把夏木设计成笑嘻嘻的感觉了。最初的设想中她的眼睛是纯色无瞳孔的,但再画上十字的话,只要可爱的双眼一睁大就很难突出十字了,反倒是细长的眼睛很显十字。因为笑着闭上双眼的话十字就很明显,所以我就这样定下了夏木脸的设计(笑)。

 

—— 居然是这样设计出来的。那您是否有意识地在外貌上区分“魔法师”和“洞穴的人类”呢?

林田:其实我的想法是“魔法师是正装风格”而“洞穴的人类是休闲风”,然而藤田的存在却打破了这个平衡(笑)。我没什么信心能把众多角色画得区分度十足,所以才设计了面具,这也正是为了清楚地区分“魔法师”和“人类”。我认为角色应该看起来不雷同,给老师(译注:指魔法学校的老师) 的脸画上奇怪的线条就是出于这个原因,能让读者想起来:“那个脸上有好多线条的人”。

 

—— 原来如此。最后,请谈谈最近剧情的发展。比如亚伊手术的故事,目前为止的伏笔终于串联起来了。

林田:我现在正竭尽全力地构思剧情(笑)。

 

—— 诸多谜团也一并酝酿起来了!

林田:看样子我已经不得不朝终点方向进发了,已经准备万全所以我挺有干劲的。虽然中间还会插科打诨一下,但我还是会好好完成我该做的,给漫画画上一个句号。

 

—— 惠比寿也恢复了记忆,她和藤田的微妙关系也是关注点之一。

林田:太令我惊喜了,读者对角色的喜爱程度比想象中的要高。明明都戴着古怪的面具,不该那么受欢迎的呀……

 

—— 您是这么想的吗(笑)。开曼的真实相貌也终于公开了!

林田:与其说这是个漫长的过程,不如说是我一直没法决定下来。一开始也是经历了一番波折后才画出了直击自己好球带的形象。尽管开曼的真实相貌称不上特征十足,但要使其看起来“仍有蜥蜴头时的印象”就很有难度了。

 

—— 角色外貌发生变化的漫画可是相当少见呢。

林田:确实是这样。开曼变换相貌搞得熟人都会问我“那是怎么回事?”,我在意得不行所以听了很多的想法,要是画出来得到的是一片倒彩声该怎么办呢。十字眼们给人“贫穷”的印象,烟家族则因为有“资产阶级”的味道而被设计为金发碧眼的形象,为了与之形成对比,我把开曼设计得很土气,实在想不出什么好点子了(笑)。资产阶级的味道……金发还是挺资产阶级的吧(笑)。

 

—— (笑)由逐渐明朗的解谜剧情和挨个出场的魅力角色构筑而成的《异兽魔都》今后也将越来越有趣。今天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Part 2・配图介绍】

一、单行本封面的制作

单行本的封面是由人物图和半立体的拼贴画背景合成的。将硬纸板用布或纸包住作为衬底,在上面把各类素材组合起来,就成了背景拼贴画。尺寸则比展开的单行本外封还要大一圈(大约50×20×1.5cm),令人印象深刻。

第5卷的背景
封面人物的能井是拥有恢复技能的魔法师,所以使用了作为治疗系物品的创可贴。除此之外还有长钉、星形图钉、混入了空气而显得表面坑坑洼洼的凝固的液体,左右两侧折口还垫了一层5毫米厚的不平整金属板。这些全都用蓝色的塑料纸包裹住。

第6卷的背景
虽然单行本上几乎看不出来,不过衬底是用蛇皮纹样的纸张包裹的。在衬底上堆叠了人造树叶,并用丙烯颜料中的透明红磁漆来涂色。另外,若干处像凝固的血液一样发亮的液体,以及王冠的光亮也都涂了磁漆。

第8卷的背景
绗缝工艺的布料上覆盖了六角形的铁丝、麻绳、细树枝、木条等素材。素材间留有空隙,并和人物绘画组合在一起。

 

二、单行本的过程

封面色调变动的图。封面的颜色是和设计师协商决定的。本图是制作第2卷时画的多个色彩版本,红线框出的就是决定稿。

—— 单行本是以A5开的尺寸细心装订的。

林田:编辑先生说“很想看看大家的反响啊,快出单行本吧”,但要做成单行本的话页数还不够,结果就变成了“做成A5开吧”的局面。编辑先生说封面随我发挥,于是我提议“背景和人物分开来,最后组合成图画怎么样?”,他觉得这想法很不错就决定了。

—— 背景拼贴画中素材的主题是决定好了的吗?

林田:只有色调是决定了的。比如上次是紫色这次就换黄色……大致的感觉而已。还会考虑到漫画的内容,因为封面是烟所以就做成红色系,像这样来做决定。不过还是花了很长时间来制作封面。和摄影后的人物合成后背景就被遮住了,还有较严重的色差。

—— 的确,单行本和原画相比有一定色差。

林田:印刷时用到了银色专色印刷工艺。由于色差的原因银色看起来跟灰色一样,失去了光泽感,这种情况也考虑到了。成品出来之前并不知道会有多大色差,不断重复着“意料之外地成功呢”“绝对不行”这样的发言。第9卷是第一次将粉色荧光印刷替代银色专色印刷来使用。不过这样一来就看不出凹凸印刷产生的不平整效果了……于是就加重了第9卷的凹凸效果。外封的最终微调过程很紧张但也很快乐。和预想的一样,有一两卷的封面制作遭遇了阻碍,自己也很苦恼,但把封面素材交给了设计师后,合成出了成品还是让我非常开心。

 

第6卷封面图
单行本外封整体的草稿。在外封平摊的状态下,分配好画面的各要素并进行绘画。同时在内封上画了开曼和二阶堂,还有蘑菇等其他东西。
→ 线稿用的是圆珠笔。
→ 把线稿拷贝到厚水彩纸上,用丙烯颜料上色。
第6卷封面图

第10卷封面图(正面)
第10卷封面图(正面)

第10卷封面图(背面)
第10卷封面图(背面)

 

三、彩色原稿的制作

彩稿的草稿是画在漫画专用的原稿纸上的。画线稿时像画黑白页一样地涂黑,细节部分也用铅笔细致的画出来。再把线稿拷贝到厚水彩纸上,然后用丙烯颜料上色。

二阶堂经营的餐馆“空腹虫”中安宁的一幕。斑驳破损的墙壁、厨房的小物件等描绘出极具生活感的场景。此外,漫画中食物的出场次数很多,林田说那是因为“我想画让人食欲大开的漫画,画食物的时候自己多半都处于饥肠辘辘的状态(笑)”。

蘑菇在魔法的作用下急速繁殖、撑破了旅馆屋顶的极具压迫感的画面。仔细画出建筑的纹理、瓦片等细节,如此有存在感的背景令人印象深刻。“绘画要精细到何种程度才会满足,自己的极限在哪儿,这些都搞不明白……一个人画的时候就全凭个人喜好尽情发挥,时间允许的话我会一直画下去吧。”

 

四、彩色原画

用丙烯颜料给彩色原画上色。此外还加入了漫画原稿中鲜少使用的多种材料,因而原画的表面富有光泽、凹凸不平,表现出浓厚的趣味。

(中上的圆圈)黄色的部分用的是速干性接着剂。被粘住看起来坑坑洼洼的质感非常有趣。
(右下的圆圈)镜子上贴的是透明PVC软板,制造出胶布的效果。贴在开曼图片的上方,看起来就像起雾的镜子。还修剪了软板,使其形状能完美地贴合头上长刺的部位。

(左上的圆圈)在黄绿色蘑菇型机器人的表面涂上丽唯特牌的光油,光油淌下产生泥浆一般的光泽。

 

五、速写本

林田在B4大小的速写本上记下了人物设定和情节,囊括了《异兽魔都》的各种构思。我们精选其中的初期设定等未公开的图画来介绍。

《魔法6》中变换装束时所画的开曼和二阶堂的设定。在速写本上把构思综合起来的结果就是,开曼、二阶堂和烟的初期设定在第三话后完全不剩。

心和能井的初期设定。心手指缝合的数量也是在这时候定下来的。林田说道,“我决定了,心和能井就是充满黑暗色彩的两人。男性是我很感兴趣的生物,所以画的很顺手;描绘女性角色则细致得多。”

惠比寿的初期设定。“把她设定成上一话里虫少年的伙伴也不错”,这个漫画中没有用到的设定也被写下来了。

木耳和春日部博士的初期设定。木耳名字的下方,写有作为候补名字的“杏鲍菇”“香菇”的文字……林田:“最初的设想中,木耳长着凶恶的脸却会叫‘喵!’,我觉得这样挺讨喜的,不过木耳的外貌却越来越可爱了……真是奇怪!(笑)”

初期设定里毒蛾的眼睛比现在的大,看起来年幼一些。旁边写的是“美型?!过头了?”被否决的名字提案也有记录。下方是《魔法36》中出场的6年前的能井,画了A、B两个版本。

在一堆被记录于速写本上的情节和人名的下面发现了开曼!

彩图是第一次画的开曼的素颜。线稿则是以人类形态穿着常用服装的开曼,这并不多见。之后画的表情集里开曼显得稍微精干了点,形象发生了变化。

烟家族。

鸟太的初期设定。最初他的面具上是有眼睛部位的,但因为“完全不可爱……!”最终只留下了喙。

十字眼中的牛岛田本来是构思为烟的同伴的,但由于没有机会出场就把他设定成了十字眼。漫画中没有出现的“天神的面具”也很夺目。

二阶堂的面具。犄角和口部有管子,这是不同于现在的设定。林田:“二阶堂的面具是防毒面具风格,像杰森那样的凶残形象倒也不错,这个设计耗费了我不少脑细胞。”
译注:杰森,恐怖电影系列《十三号星期五》中的杀人狂,外貌特征就是戴着狰狞的面具。

《魔法14》中春日部博士亲手制作的“兔子面具”的设定。看样子有一点是弄明白了:耳朵部分是用绞起来的束口袋做的。

《魔法11》里设定的魔法师搭档。即便是漫画中未曾登场的魔法师,大部分也都存在于设定中。同样的,魔法师搭档“目谷”和“木木”的口头禅和魔法形态也都决定好了。而且可以根据情节来确定故事走向的变化。

丹波和福山的原型的草稿。最初把他们构思成兄弟俩,所以福山和现在的设定相差很大。

此处的亚伊、二阶堂和开曼是为了练习上色而画的线稿。

这张毒蛾的画稿是用来练习使用针管笔的。

单行本第10卷中作为《魔法56》的扉页来使用的建筑图。左侧是实际手绘的图;在便利店复印这张图时,用手把纸张扯得歪歪曲曲,就变成了右侧这张图。分两次弯曲纸张,先只做出上半部分弯曲的原稿,再利用这原稿把下半部分也弯曲,用这种方法使画面看起来上下扭曲。

出现在《魔法11》中的《脑震荡GONG》的传单,是在A5大小的纸上实际拼贴出来的东西。

小春

《月刊IKKI》全员应募品

Fin.

2 Comments

  • 呵呵

    2015年9月19日

    “其实对话场景只要画出人脸并加上对话框就行,但那就太没劲了,我觉得自己得做点什么。我不喜欢刷刷刷地跳读过去、明白大意就了事的阅读方式。不论是说明性的格子还是同伴们在谈话的格子,我都让角色在格子外快乐地行动着。”

    干得漂亮!我追过很多长篇漫画,有一些看到后面就会感觉“怎么这么长”或者下意识不断跳跃阅读无法认真读里面对话,但异兽魔都19卷却完全没有这感觉,有趣幽默看得非常舒服,不知不觉19卷就完全看完,而且里面对话太有爱,看里面人物对话是一种享受,太好看了!

    Reply
    • skaar

      2015年9月26日

      即使到了最近几卷剧情比较严肃的段落,球姐依旧在尽力保持这种特质,超喜欢这一点!

      Repl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