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贤士共进IMAGE!!林田球×冈田耕始×金子一马座谈会

————————————————————————
三贤士共进IMAGE!!林田球×冈田耕始×金子一马座谈会
原文刊载于『魔剑X Another』第2-3卷
图源&翻译:skaar
图片及翻译文字严禁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转载请标明出处并保留以上信息
————————————————————————

2000年某月某日的某场所内,创造出《魔剑X》的三位职人畅所欲言!!

IMAGE词,觉就算有点失控都没事(笑)

 —— 魔剑X这个游戏在海外也很受欢迎,具体反响如何呢!?

冈田:继美版之后,欧版反响也很不错。只不过改了右旋十字(译注:正万字和倒万字,你懂的),变化还挺大,很让人期待哦!

林田:真想玩一玩!

冈田:漫画版怎么样!?虽然和游戏不同,越来越失控了(笑)。

林田:呃……嗯(苦笑)。最初开始画的时候只有设定,所以还不太明白(漫画在游戏发售前5个月开始连载),玩了游戏之后才明白,“啊~原来是这样啊”。我玩得太猛,把手柄的十字键都弄坏了,指腹还起了水泡……

—— 一起大笑(这时姗姗来迟的金子登场)

金子:抱歉~我来迟了。咦,这是在等我吗?

冈田:对啊(笑)。

—— 那就干杯吧。

金子:已经结束了!?

冈田:是在等你来呢。

金子:那还真是对不起了。话说每一话感觉都有很棒的飞跃。(单行本)外封也好帅。我输了。真的超棒。

林田:您有看过内封吗!?

(此时冈田与金子两位拿掉外封)

金子:喔!这些全都是自己画的吗?不是拼贴出来的?

林田:嗯……

哎呀~!(冈田、金子同时)

林田:我是那种会在不起眼的地方下功夫的人……

金子:哎呀~不过还真挺厉害的呀。

冈田:嗯嗯,品味很厉害呢。

金子:受到了很好的刺激呀,或者说是想象力被激发出来了。感觉自己被超了。好头疼呀!

(此时给到新绘的彩色原稿)

金子:啊!超棒~!小桂给人的感觉又变了。

冈田:小桂真的变了。

金子:看上去有点小魅力了。好帅啊~这个像是缝补过的制服。

林田:对不起。每次都把您辛辛苦苦设计的制服弄破了。

金子:很喜欢弄破呢(一起笑)。不过反正能用IMAGE的力量恢复。小桂的脸也出落得更好了,这个很棒呀。不妙呀,我该怎么办呢。

冈田:这个大家都看过了吗!?

—— 总编已经看过了。

冈田:这样啊。很棒啊这个!做MAGAZINE Z(译注:刊载魔剑漫画的杂志)的封面就好了(笑)。就像刚才看到的那样,玩游戏前和玩游戏后的差别非常明显呢。

金子:嗯!算是意料之外的展开吧,或者说改编得非常拉风。

冈田:毕竟,归根到底是因为我们在游戏发售前对你说“请在这里这样来画”的嘛。

金子:说真的,你一开始有没有觉得这帮人在胡说八道呀?

林田:没有啦,毕竟游戏发售前必须得有所隐瞒嘛。我急急忙忙随便做了点设计,感觉对将来的剧情发展会有点用。

金子:感觉变成了神秘世界的线索人物呢。

林田:是呀。有一幕是飞爪的身体被破坏了,那个是直接用了我之前投稿作品的创意哦。

金子:你还真是喜欢这种呀,当然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喜欢的原因啦。感觉你很喜欢柯南伯格*。

※戴维·柯南伯格,肉体恐怖类型电影的代表导演

林田:嗯,我很喜欢。他的电影很好懂。

金子:我也很喜欢。在这一点上,漫画里IMAGE的创意胜过了游戏,我都有点嫉妒了(笑)。

林田:IMAGE这个词,感觉就算有点失控都没事(笑)

金子:最近我特别喜欢的剧情是飞爪的过往。掏出内脏啦,切片的人啦,有趣到无以复加,那种气势让人热血沸腾。我都忍不住想问你接下来的剧情了。比如魔剑君会不会出场呀,出场时的表现手法呀,是不是变成人类形态会更好画呀,等等。

 

掏出内啦,切片的人啦,有趣到无以复加!

林田:这个嘛,那个魔剑的人类形态是我很久以前随手画的。而且,为了能在IMAGE世界里也显而易见地说明魔剑已经升级,我就把他画成了人类形态。

金子:是这样啊。之前都还只是个扭来扭去的神秘物体呢。(笑)

林田:不是有那么一个场景吗,就是桂和魔剑在IMAGE世界里行走的场景(笑)。我在那个场景的分镜稿反面画了人类形态的魔剑。我和当时的责编说,希望今后能用到。最近失控得越发带劲了,我心想也差不多是时候用上了吧。

金子:这样啊~今后还会有不一样的形态吗?

林田:因为是IMAGE世界,所以优先考虑冲击性!

金子:目前剧情里不是有一幕桂在奔跑的场景嘛。这个我也很想做出来啊!

冈田:自己有在偷偷摸摸画吧!?

金子:别说什么偷偷摸摸啊~(笑)不是啦,我是真心觉得超级赞。

—— 不过,我们都以为是拼贴出来的呢,没想到全是自己画出来的。

林田:不是一直都是自己画出来的嘛(笑)。

金子:哎呀,这方面我真的很佩服啊。手速还是挺快的吧林田小姐!?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说,平时我都是偷偷叫“小球”的。

—— 啊~我也是。

林田:哎~!?(惊讶)

金子:可以叫小球吗~说出来吧!不过,小球这叫法有点没礼貌呢。

林田:哪里哪里!(笑)

金子:不觉得像大胃王一样吗。

—— 一起大笑。

金子:就像“再来一碗”一样。话又说回来,说到这个话题呢,就是手速很快这件事啦。我看草稿时,看到这里是这样画的就会很惊讶,“难道真的要画吗”。结果真就这么画了呀。

冈田:就是呀。从草稿变到原稿时,就会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林田:一天画两页是已经定好了的。我不是底稿全画好再画原稿的,而是从头到尾画完一页后再画另一页。所以,我时不时会瞒着责编加一些没放进(草稿里)的格子或者新的场景。举个最近的例子,桂前往印度被沙亚的手下包围时的画面,就变成了斩击场景……

金子:漫画的压迫感十足,让我每次都非常期待。游戏里也好想这么画啊。这方面漫画和游戏不一样。

 

成功实现引人入胜的冲击性,以及为什么是灯泡!!

林田:漫画每一话我都会思考,如何在静止画面中传达出冲击性。

冈田:哎呀做得真的很成功哦。引人入胜的冲击性,还有为什么是灯泡呢。

林田:我去秋叶原买了各种灯泡,画灯泡破裂的场景时,把那些灯泡一口气全打碎了。

金子:把看到的那一瞬间的动态画了出来,太帅了!还有这一话里的天线人也是。

林田:责编说他觉得天线人超有感觉,说是很像Pink Floyd的《A Collection of Great Dance Songs》*。

※指专辑封面的创意

冈田:这么说没人会懂吧(笑)。

林田:就是啊,完全不懂(一起笑)。结果专辑封面图也没给我,那我就随便画了。不过他说了要画那种漂浮的感觉。

金子:漫画里这种场面就能轻松表现,感觉好不服气啊。另外,弘的差异性我也很喜欢。

林田:桂这样的形象我本身就很少画,而弘和琼斯这样的,我以前画的相对要多一些。

金子:那种我画不来,所以反而更喜欢呢。很想试试那种节奏。

林田:画不画得来且不说,我本身就很喜欢搞笑,所以想加到漫画里来。

金子:说起来,这作品本身就杀气很重,加入搞笑元素后角色就生动起来了。

林田:ATLUS的游戏角色都非常有魅力,所以我想把魔剑也画成这样。

金子:那真是太感谢了。哎呀,我还在担心你每次画八卦*的卡蒂会不会太麻烦呢。

※卡蒂不是八卦而是封剑士,这里应该是金子的口误

林田:哪里,我超~喜欢画金子先生的角色和画洋服*的。虽然很难,的确很难,但是对我来说,就是画到停不下来哦。所以在这上面花时间,我一点也不觉得辛苦。

※与和服相对应的概念,泛指西式服装

金子:我会觉得,“那个不要动起来呀~”“画动作中的一张还凑合,画好几张就太难啦”,这么一想就立马放弃了。你能做到这一点我好嫉妒啊!我把我的小心思都说了,轮到你了兄弟!

 

经常能记得做过的梦呢。而且,同样的梦会做好几次!

—— 这一话收录了露出内脏的画面,那么您是怎么想到要在IMAGE里把想法具现化的呢?

冈田:唔~所以说啊,像这种东西(拿着杯子)里也存在着什么,我是当真这么说的(笑),不管是自然之物还是人工之物,物体里都会存在着某种东西。至于说魔剑的话,应该就存在着IMAGE这个东西吧,再加上我以前就设想过BRAINJACK这个系统,那这两个不就联系起来了吗。

金子:大脑这东西很棒呢。我最近觉得,大脑非常重要,不是能形成神经元嘛。

冈田:所以说啊,标题在定为魔剑之前,都是往BRAINJACK这个词上去想呢。

金子:IMAGE粒子和神经元,大概率是有联系的哦。怎么回事嘛!

林田:我昨天正好看完电视后,就做了所谓的“清醒梦”,就是自己意识到自己在做梦的那种梦。我现在就想操纵这样的清醒梦。貌似有一种面具能看清醒梦哦。戴上那个,就能做清醒梦,实现自己想做的事呢,比如性格和身体发生变化之类。

金子:和IMAGE很相似耶。

冈田:嗯……

金子:梦还挺像是在整理记忆的,会明显表现出自我。比如喜欢偶像的话,梦里就会出现偶像,但一觉醒来就什么也不记得了,然后就会想再睡一觉。你们会记得梦吗!?

林田:经常能记得呢。

冈田:我也经常记得。

林田:一个梦会做好几次呢。

金子:不会吧!真的假的!是什么样的梦!?

林田:会有各种版本。

冈田:梦里会有自己!?

林田:会有自己!而且是第一人称视角!

金子:自我认识的自己!?

林田:嗯。

冈田:我以前也会一个梦做好几个版本呢。

金子:什么样的梦?比如被老妈狂揍?

—— 一起大笑

冈田:哪有(苦笑),是要从什么狭窄的地方脱身的梦。

林田:啊啊!我也梦到过一样的!!

金子:真的每次都会做同样的梦?

冈田:嗯!

金子:小学时候!?

冈田:没那么早啦。好像是被谁踩着。

金子:啊啊,比如老妈(一起大笑)。真讨厌啊,为啥每个人都是被老妈!(笑)

林田:我经常会用梦来当梗呢。

金子:真的吗!不觉得有点像洛夫·克拉夫特吗!

冈田:那你做的肯定是想象力丰富的梦了。

林田:其实那个梦应该说很单调吧,我一直都在做在绿色螺旋状公寓里漫步的梦。

—— 就是这个味儿!(一起点头)

林田:(大笑)我就很好奇,是不是有什么原因啊。

金子:不是要去什么地方。

林田:不是要去什么地方,而是在中途就断了。我心想,这可真是个零碎的梦啊~

金子:这样啊~

—— 刚读攻略书的时候,还以为魔剑是任侠作品。

金子:最初只有关于剑的一些想法,所以我就想,要不做个任侠作品吧。我假装听取了大家的意见,但其实根本就没听进去(冈田先生苦笑)。像东映的任侠系列作品那样,唰地开伞、眼睛一瞪。你应该没看过这种吧?

林田:(被震慑到)没有看过。

金子:超级帅啊!比如那个《无仁义之战*》。无仁义还是去看个三部吧。

※东映出品的系列电影,共5部,以现实中的广岛黑道纷争为故事原型

林田:好的!我会一边看电影边工作的。

金子:咦??这样能工作吗!?不是,能看懂电影吗!?

林田:哎呀~其实经常会停下手头的工作(苦笑)。

冈田:哎,所以说是背景音乐啊。

林田:我要是不放点音乐,或者不开着电视的话,就会变得焦躁不安。金子先生呢?

金子:我会听放着电视节目的广播。我是在公司工作的,所以就会边工作边胡思乱想,比如内心吐槽“这话是谁说的咧”。你会看什么电视呢?

林田:我想想。电影……画魔剑前3话的时候我一直都在看《双峰*》。应该已经看了四遍了吧。我全都复习了一遍哦!

※大卫·林奇导演的电视剧,于1990年首播

(一同发出感叹声)

 

啊~是Mckee啊!怪不得会有这种速度感!!

—— (座谈会)后篇继续了前篇相谈甚欢的《双峰》话题。

金子:我记得里面不是有个Shelly嘛,就那个服务生。我为了看那姑娘还借了全集,虽然已经不记得内容了(笑),不过氛围还是很足的。

冈田:是……么?

林田:电影分两种,会耽误工作的和不会耽误工作的。

金子:具体来说?

林田:台词多的话就不会耽误工作呢。相反要是画面很精美的话,就会耽误工作了。

金子:有种很棒的气场出来了。音乐呢?

林田:会听很吵的。

金子:硬核之类的?

林田:嗯,像硬核啦金属啦……

金子:啊~我懂我懂!

林田:音乐我会一直都放着。

金子:感觉很粗犷(一起笑)。

冈田:现在是一个人?

林田:嗯,全都是一个人画的。

冈田:这种画面应该很耗墨水吧。

林田:我用的不是沾水笔,而是准备了好几种特别便宜的圆珠笔。涂黑用的是Mckee*马克笔。

※斑马牌的一种马克笔

金子:啊~是Mckee!Mckee啊!所以才会有这种速度感!!

林田:涂白或者修正液就直接那么留在画上了。金子先生用的画具是什么呢?

金子:我用的是木头铅笔或者自动铅笔。然后非常仔细地扫描,再在电脑上上色。

林田:这样啊~线条真的非常漂亮啊。虽然很羡慕,但我完全画不来啊。我很想画线条简练的东西,但就是画不出来(苦笑)。

金子:对我来说,这种反倒是更好画。草稿阶段的线条不是还挺生动的嘛,我其实很想把这种笔触保留下来的。当然了,现在还处于有心无力的阶段。

林田:画集最后几张不是挺有这感觉的嘛。我倒是更喜欢铅笔画。

金子:是呀,这样的话工作也更有趣了(笑)。那我下次就全用铅笔来画!

—— 来聊聊角色吧。就像攻略书中提到的,各位创作者心目中的角色形象有区别吗?比如桂是那种会被人背地里说坏话的类型。

冈田:我想想啊。把故事、角色设定这些想好之后,就会顺其自然地设定好角色的性格。接下来,金子和编剧开会后会画出人设图,接着根据金子的人设图,在游戏里加入声优的声音,这时候大家就会意识到差异了,大喊“噢噢!咦?!这样啊!!是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当然,在创作大纲和剧本的时候,看到各种各样的印象图就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金子:当时我们说,桂的形象要设计成被初版形象讨厌的那种人。

冈田:我们两个人讨论出来的形象好像更男性化一点吧。

金子:热情,或者说侵略性不太一样。

林田:感觉有点像宫崎骏角色的影子呢。

冈田:游戏这块的话,男性的市场不是更大嘛,所以会有意识地去迎合。其他不同类别里,也会有女性市场更大的情况。

 

噢噢!咦!?这样啊!!是这样啊!!原来是这样!!!

林田:确实是这样。粉丝来信里,女性很多呢。

冈田:PERSONA那边,女性份额增加了。当然以前就有一些,但还是少不了金子在这方面花的心思。

金子:小桂的形象和大家都不一样……我希望能减少与年轻人之间的隔阂,但无从下手。虽然想双方各让一步,但出于创作者的天性,或者说想坚持自己的想法,所以在两者间摇摆不定,犹豫角色的内核应该是什么样的。设计成人偶那样倒也不是不行,但总觉得没有自我意识……

林田:卡蒂为了自己甚至舍弃了子宫。

金子:有这样的角色在也很棒啊,仿佛职业精神的化身一样。说得奇怪一点,就好像漫画家手指上的老茧一样。

林田:这么说的话,应该把卡蒂设计得更加可怕一点啊。

金子:这是因为我想看到的不是直接的可怕,而是间接的可怕。话说带着那个奇怪玩意,不难画吗?

林田:那个头盔我超喜欢的(笑)。虽然不会注意到,但其实刀痕累累哦。感觉身经百战,所以我觉得戴着头盔超帅的。

金子:我也想戴着那个出门,但正常来说就太奇怪了(笑)。

—— 此时火锅登场!

冈田:这个要这样子……(沉迷于一人小锅)

金子:奉行*大人快来弄一下这个啊!

※日本古代的一种官职

冈田:那个已经弄好了。

金子:咦!?奉行大人管那边吗!?这边也弄一下啊!哎呀,你可是奉行大人啊。这一面可是不会给我看的,只会展示给年轻人看。怎么?看菜下饭吗?

冈田:你说哪个!?

金子:想说的话。

冈田:那肯定啊。

金子:因为我搞错了?

冈田:对对对!必须要改过来!

林田:这样啊,连这一点上都贯彻了冈田制作人的职责……

金子:哪里,说得都是些理所当然的废话,什么要先蘸酱汁啦、这里会弄脏啦。

冈田:就是就是。

金子:就这么点事儿还要一件一件地说啊。听着这话的年轻人会怎么想……

—— 一起大笑

金子:抱歉抱歉!我不是要揭冈田耕始的短!话说回来……

冈田:我觉得自己不擅长画沙亚,可能是因为年龄的差距。

金子:因为是大叔!?我画他会画成兰巴·拉尔呢。你知道他吗!?

林田:咦!?……???

金子:是高达里的角色哦。虽然我想画成印度人,但就是很像兰巴·拉尔,台词也有他的痕迹。你是因为他是大叔才觉得难画的吗!?

林田:不是,虽然沙亚是坏人,但还是有点人情味,我没法很好地捕捉到。太直接了没法很好地理解。安德烈那种就很好懂。

金子:那个角色真的很有意思啊。总觉得,那家伙各种意义上都玩得很开心。

冈田:很开心!开心得都转圈圈了。

金子:火锅差不多快好了……

冈田:蛤蜊煮太久就老了。

金子:呃……呃,蛤蜊,奉行大人有旨。

林田:哇哈哈哈!这个只吃里面的肉吧?

金子:怎么吃啊,奉行大人!奉行大人!!(笑)

冈田:把壳剩下来的话也不好(苦笑)

金子:壳该放哪儿呢。就随便丢在空地方吧?(一起笑)

—— 想请教一下关于游戏音乐的事情。

林田:啊对了!游戏里有音乐啊。我很好奇音乐是怎么确定下来的。

冈田:咦!?是要一首一首地说吗!?

林田:游戏全局不是有很多敌人,玩家要一边担惊受怕一边往前走嘛。虽然敌人会突然出现,玩家需要小心翼翼地前进,但因为有音乐衬托气氛,感觉好了很多。

 

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在漫画里表那种眩感!

冈田:与剧情事件不同,游戏的动作部分我想要的是爽快感,就是砍起来很畅快利落的感觉。我和负责音乐的同事说,音乐要节奏感强的那种,所以动作部分基本采用了现在舞厅依旧流行的鼓点加贝斯,然后就是他们自由发挥了。总体来说,音乐上要尽可能营造出爽快感和节奏感。

林田:是不是把以前玩架子鼓之类的经验用在了这次的音乐上?

冈田:没有啦~我上学组乐队时只玩过一点点。当时肯定是摇滚啦,后来玩过一阵Fushion。

—— 说起来,我上学时还加入过香颂研究会。

金子:架子鼓……架子鼓同伴。“新人歌手新春香颂秀!新人歌手新春香颂秀!新人歌手新春香颂秀!*”说三遍看看?

※日语里这句话很拗口

—— 一起大笑

林田:那有没有参考的画面呢?

金子:没有什么参考……倒是有几个受了影响、从中撷取了氛围的东西。克里夫·巴克*、戴维·柯南伯格、大卫·林奇之类的,还有《沙丘*》的构成主义。真是忍不住!真想从这里面找点东西模仿模仿。对了,最近出了些新感觉恐怖片,像《女巫布莱尔*》你看了吗?

※克里夫·巴克:英国作家、导演和视觉艺术家,以奇幻小说和恐怖小说著称

 沙丘:由美国作家弗兰克·赫伯特创作的科幻小说系列

 女巫布莱尔:1999年的低预算美国恐怖电影,全片特意用业余水准的镜头拍摄,以模拟纪录片的形式

林田:嗯,不过我是看的碟片。说明书里写着“请注意,该影片会致人眩晕。”但我完全没有晕,倒是魔剑X游戏让我晕了。

冈田:扑哧(苦笑)。

金子:呜哇~!别说了!(笑)说出来了~!!

—— 一起大笑

林田: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在漫画里表现出那种眩晕感!每次构图我都很花心思(笑)。

冈田金子:哇~这感觉好棒!

—— 最后请说说漫画版和游戏版之间的角色关系。

林田:我每次都很头疼该让谁上扉页,像安德烈和马路卡拉*这种恐怖的角色我很喜欢。金子先生也很喜欢安德烈。

※作品中八卦之一,漫画中未正式登场

金子:嗯,我挺喜欢的。只不过没有像林田小姐这样,毫不掩饰地着魔似地画他(笑)。

冈田:我最喜欢的应该是桂吧。封剑士里面是卡蒂。游戏里弘的人气相当高,这也算是值得高兴的误判吧。

林田:我喜欢众多扭曲的角色。游戏里有不少很难玩顺手的角色。以后漫画估计会更加放飞,还请两位多多关照了。

冈田金子:请尽情放飞自我(大笑)。

4 Comments

  • 匿名

    2019年12月21日

    翻译辛苦,支持

    Reply
    • skaar

      2020年1月6日

      感谢支持~

      Reply
  • 匿名

    2019年12月20日

    赞,辛苦了,希望能一直更新下去~

    Reply
    • skaar

      2020年1月8日

      球姐的访谈会继续翻译下去的,不过会挑自己感兴趣和干货多的

      Repl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