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田球访谈③・质感地狱的畅快乱斗(メガヘルツ Vol.1刊载)

———————————————————————
林田球访谈・质感地狱的畅快乱斗
原文刊载于「メガヘルツ Vol.1」(2006年5月出版)
图源&翻译:skaar
图片及翻译文字严禁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转载请标明出处并保留以上信息
———————————————————————

Q:メチ=メチクロ(创意公司MHz.inc负责人,林田球自主设计的服装杂物的委托贩售商及工作协助者)
A:球 =林田 球

 

引言

  林田球所画的《异兽魔都》正如其名,表现出的往往是奇妙的阴暗色彩。但那种阴暗感只是最表面的部分,在其核心展现出的世界观实则蕴含了少年漫画式的畅快和幽默,本质是一出爽快的乱斗剧。

  如果说“常常出人意料”是阅读的一大魅力,那么这部作品在这一点上的表现则无人出其右。

  很多人在初识这部漫画时会产生生理上的厌恶。故事中残忍至极的描写和重重谜团或许也会让人觉得不适应。

  但翻过数页后应该就该注意到了,洋溢在整个故事里的爱意……

  目前为止的大多数打斗剧都是用夸张的残酷性和神秘性来实现一般性,而这部作品却恰恰相反,贯穿全篇的波普风以其稀有性而夺人眼球。

  肆意释放个人趣味,同时保持足以支撑前者的职业精神,这大概就是对林田球这位漫画家的描述了。

 

从“漫画家林田球”诞生之前的故事说起

望着刊登在美术预科学校宣传册上的学生时代的素描……

メチ:预科学校宣传册是您实质上的印刷品出道作呢。当时的心情如何?

球 :当时非常开心。

メチ:自己的作品被印出来无论如何都是很开心的……在那所预备学校的时候是不是一个劲地画素描?

球 :对,不过我水平很烂……我对石膏素描完全不感兴趣,因为石膏都是光溜溜的(笑)。

メチ:毕竟是无机物嘛~(笑)就像《异兽魔都》所反映的,没有诱人的质感就没有画画的动力。

球 :而且画什么是抽签决定的,要是抽到无论如何都画不好的构图就会很无聊,所以我就干脆休息不画了(笑)。还说 “反正也画不好~”之类的。

メチ:顺利考上大学后就专攻绘画了吧。很抱歉我对美大的情况一无所知,进入大学后您有没有改变过想法呢?

球 :没有。基本上和高中时做着同样的事情,并没有特别大的改变。反倒是进入大学后我决定了要画漫画然后去投稿。

メチ:也就是说,真正意义上的画漫画是从大学开始的。

球 :没错。虽然认真搞美术也会很有趣,但看漫画的人数是压倒性的多,这让我觉得漫画的世界非常严苛却又魅力无穷,而且只要努力就会有物质报酬。这应该就是我理应存在的世界了吧。

メチ:进入漫画业界前有觉得它是希望之地吗?

球 :怎么会,我是觉得很可怕哦(笑)。我借了朋友的《编辑王》(译注:土田世纪所画的职场题材漫画)回来看……感想是“绝对不做漫画家!”。

メチ:哈哈哈,看了那部的确会那么想的。

球 :不过从业之后却意外地发现并非如此,大家都很友善,“和《编辑王》不一样嘛。”当然严格之处肯定有,不过我对竞争倒不是那么抗拒……

メチ:竞争一向孕育自严苛的环境呢。

球 :是的,在竞争中每天画一张并排好顺序……尽管如此,我却更坚定了自己要在商业杂志领域从业的想法。

メチ:漫画也好美术也好,这些领域中适合度是至关重要的,比如说能否坦然接受各种评价等问题。

球 :我的母亲是个喜欢欣赏绘画的人。因为我从小就经常被她说这说那的,所以被人批评可能也不会太在意,也能比较客观地看待事物……

メチ:这很了不起!通常生活中不太会有绘画被批评的经历呢。但不管是绘画或是其他,都是让他人来评估的行为,所以由此形成的客观性非常宝贵。

球 :的确很宝贵。正确地传达出想让别人看到的部分非常关键。不过,这可能也是在我画了海量画稿之后才体会到的。

   “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式的感动过五六年就会经历一次,这也正是这份工作令人开心的部分。

メチ:不持续让多数人看到的话就很难体会到这样的乐趣,只靠自己一个人的话很困难。

球 :没错,抱着让人看的信念而画画是很重要的。

メチ:大学时身边有画漫画的朋友吗?

球 :没有。我问朋友们“你们画涂鸦之类的吗?”,多数都说不画。我虽然是走读但涂鸦却不间断,这也挺意外的。当然有可能只是我跟他们交流太少罢了。

   对了,大学入学考试那会儿我完全不会临摹龙珠,不过进了大学后随便临摹一下就很轻松地画出来了!我自己都很吃惊,觉得是“大脑变了!”(笑)

メチ:最讨厌的石膏像对画龙珠的涂鸦大有帮助(笑)。

球 :这让我感到“画石膏像太好了~”

メチ:不过,对那些热爱绘画以至于去上美大的人们,我还是希望他们画漫画呢。

球 :对啊,我周围基本没什么这样的人……请务必画漫画。

メチ:毕竟漫画可以尝试多样的手法,是一种充满了可能性的表现形式。不光是职业领域,随手的涂涂画画也一样,我希望能将漫画一次次印刷并传播开来。当然,如果不想画了那也就算了。(笑)

球 :的确,我想在漫画里见到风格不同的绘画。但就自己而言,我并不知道有谁在看我的漫画,所以一定要全力以赴才行。

メチ:之所以选择漫画这条路,是不是也是因为喜欢包装后作为商品销售的作品呢?

球 :没错。从小我就盼着喜欢的漫画和CD的发售日,放学后跑着买回来。说不定也会有人因为我的漫画而这么做呢!

メチ:这么说您的读者意识非常强烈。现在还有像那样痴迷的漫画吗?

球 :现在嘛,沉迷《三国无双(游戏)》(笑)。三国志题材的漫画非常多。我工作间的书架上还放着《苍天航路》(译注:李学仁脚本、王欣太作画的三国题材漫画)。以前我就很喜欢,出版本书很多所以很苦恼什么时候买什么时候买,结果全部买回来了(笑)。

メチ:话题竟然在不经意间转到游戏上了,而且还是《三国无双》~

球 :对啊,玩到PS2都坏了……真是危险!

メチ:(笑)中毒性相当高呢。

球 :真是太高了,相当不妙。下一作《真・三国无双4 Empires》发售前玩的是《战国无双》……全是光荣的游戏。虽然其他类型的也买了很多……但“枪类果然还是不行” 。

メチ:果然没有直接的肌肉就是不行?

球 :没错,比如“噢啦——!”这样的爽快感。况且工作终究会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而游戏就可以一瞬间缓解压力,效果显著。只要玩上10分钟我就可以忘掉压力重新工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虽然漫画也喜欢,但现在只要是跟无双有关的东西,就会变成“一定要跑着去买!”的情况(笑)。

メチ:(笑)正因为从事漫画工作,所以要说毫无关联的乐趣的话,比起漫画更多还是游戏之类的吧?

球 :比起画漫画,更多的还是像阅读范本这种乐趣,会有“画得真厉害啊”“居然是这样画的啊”的感叹。即便如此,《苍天航路》等漫画就是很普通地仔细阅读的。

   我还喜欢小林源文(译注:漫画家,有战地漫画第一人之称)的作品……特别是《Omega》系列,尽管我根本不是军宅。

メチ:啊~品味很好……嗯。小林先生的作品非常精彩。情景的选取、细节等等都很特殊。

球 :还是要再说一遍,我非常喜欢。啊对了,吃饭时我会反复看《Puri-Puri县》(译注:原名『ぷりぷり県』,是吉田战车的搞笑漫画)。(笑)

メチ:哈哈哈,那部也很棒。Isamu本部长对“mu”的执念……信玄的私人温泉等等……《Puri-Puri县》真的很有趣~您就是吸取其中的营养从而产出了《异兽魔都》。

球 :(笑)是这样。您对《Puri-Puri县》了解得很详细呢~

メチ:不好意思,我可是对上帝祈祷想成为Puri-Puri县民的人呢……

球 :太有趣了嘛,要是能继续画下去就好了~现在《剑豪生死斗》(译注:南条范夫原作、山口贵由作画的时代剧漫画)一出新书我也马上会去买。

メチ:喔~《剑豪生死斗》相当精彩,那似是而非的同性恋美学……

球 :(笑)还有《AKIRA》(译注:大友克洋的科幻漫画)也很喜欢……伊藤润二先生和楳图一雄先生的漫画我也都买全了,其中特别喜欢《猫目小僧》。记得看到“这是何等迷幻的脸!”这句台词时我笑坏了。

メチ:楳图一雄先生画得相当自由(笑)。话说您对漫画的嗜好完全是少年的感觉啊。

球 :我也这么觉得。虽然思考过很多次,但少女漫画终究看不下去……产生共鸣的也多是少年漫画。不过现在的治愈良方是《三国无双》~

メチ:哈哈哈,痴迷得好严重!不经意间爆出一个不得了的作品名吓了我一跳。说到《无双》嘛……

   不过像这样的访谈还是很辛苦吧,被初次见面的人劈头盖脸地问“漫画是什么!”“会听什么样的音乐?”之类。采访者其实应该预测对方的回答,然后再提问……

球 :没错,关于音乐的提问是最头疼的。我通常的回答就是“会听各种类型的音乐”。

メチ:一般来说,接下来就会问“具体来说的话呢~”。

   不说这个了……请问可以详细了解一下您的漫画是怎样画出来的吗?

 

《异兽魔都》的制作过程

球 :没问题。首先……到现在为止我还搞不太懂的一点就是对话框的位置。

メチ:哦!一上来就是这么深奥的话题!不过大家应该都是凭感觉来的吧。

球 :正确的位置和大小还是不明白。厉害的漫画家应该对答案了然于胸吧,不过没有人教的话我真觉得一辈子都明白不了。

メチ:有没有当过助手也会在这个问题上导致截然不同的认识。

球 :正是这样。毕竟绝大部分漫画家都有担任助手的经验。

メチ:另外,画《异兽魔都》这样成熟的作品时,和责编的交流也很头疼吧……

球 :是啊。对易读性的认识因人而异,所以要和责编不断地讨论,画得很辛苦。

メチ:果然如此……漫画家最初的设想肯定是最棒的,但在融入责编相对客观的感觉之后能让多少读者接受,做出这种取舍难度不小,毕竟大前提是要让读者看懂作品嘛。但到头来,创作者往往会拘泥于读者是否理解这点上,出于解释的需要而破坏了节奏或打断了时机,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也很可怕。

球 :的确如此。我更喜欢不作周全的说明而大胆地把24页全拿来讲故事,但其中的平衡也很难掌握。

メチ:那么可以展示一下作画过程中的草稿吗?

球 :当然可以。这些就是全部的资料了。

メチ:噢~好厉害,画了设定和角色草稿等内容。

球 :每次光剧本就写了十张纸左右。

メチ:每个月都是一开始就只准备画这么多的吗?

球 :是的。列好提纲后和责编讨论一次,之后写出故事下一阶段的概要,接着分配好页数,再开始画分镜。差不多从第三话开始,我意识到了通过台词回收伏线的重要性,以防万一就把台词全部写出来了。最近的剧本量真的很大……

メチ:哇,真的是,连手感都完全不一样!詹森作为一个角色相当突出呢~

球 :对啊。我对所有昆虫都很喜欢,只有蟑螂被差别对待的话可不行……

メチ:记得您超级讨厌蟑螂的吧……

球 :会惊声尖叫的程度(笑)。

   对了,第48话有一版被枪毙的剧本。连页数都分配好了……结果在节骨眼上被毙了。最终总算是保留了一点点构思和台词在成品里。到最后拼命干时间也很辛苦。

メチ:要不然就是梦境般的故事了。许久不见的迷幻风格的展开最棒了……画得都差不多了还会被枪毙啊。

球 :写剧情概要时开曼的原貌也像这样画了好多次。

メチ:哇~这可是《异兽魔都》中最大的谜团啊!原来如此,每次都一边推进剧情一边解开大大小小的谜团。不过这张绝对不能刊登出来。

球 :这个是用在单行本封皮上的背景。

メチ:好漂亮,这样的背景明明印刷后不可能看出来(笑)。太帅了,即使当做浮雕作品来看完成度也非常高。

球 :设计第一卷的封皮时我做得过于凹凸不平了,结果说是不利于印刷,所以最近设计得越来越平整了。而且由于无法摄影而被人说“别搞闪闪发光的东西!”,这一点上我也妥协了。

メチ:设计师请加油。这是由Sekine Shinichi制作室合成的炫目单行本封皮。体现出银色的特点还加上了凹凸压印,太有个性了。站在设计师的立场来说,单行本的定价太便宜了,真的。做到这种程度的单行本可以说绝无仅有了。

球 :我自己对这种作业也很重视。只画漫画的话,再怎么喜欢也会变得单调,所以进行全新的作业非常有必要。

メチ:我可以断言,没有人能像您这样保持纯粹的创作欲,太了不起了。这个,什么时候展览一下吧。还有这些彩色原稿也有好多层。

球 :是的,印在透写纸上然后一层层贴上去的。

メチ:嗯,涂料的厚实感和纸张质感的堆叠看起来很吸引人。要把这种质感印刷好可不容易(笑)。涂料的厚度让纸张都弯曲了。

球 :高光的表现上我也完全考虑光源问题,就直接这么画了。每次画彩色原稿也是随心所欲,画法变化很大,用的是田宫漆……不过,用透写纸这点是基本不变的。

メチ:那么您绘画的流程从来没有变过吗?

球 :其实我是打好草稿就想马上勾线的那种人,非常讨厌画完分镜再贴网点这样的流程……最早四季赏那时的作品(译注:指林田球的初次获奖短篇『ソファーちゃん』)就是一张一张画完的。

メチ:咦?画完扉页再画下一页这样的?

球 :连分镜都没有,从第一页开始上色,作画时心想“差不多好了吧?”,大概是这样子。

メチ:完全不考虑整体剧情吗?

球 :对。应该没有什么剧情吧,只有兴致所至的一格格场景而已。

メチ:就创作者而言这种方式的确是最顺心的。

球 :我也这么认为。直到《魔剑X》之前,我应该都是一页一页画出来的。

メチ:那么变成现在的绘画流程是为了适应复杂的剧情需要吧,更何况画得非常细致。以这样的节奏每月持续进行作画真的非常了不起,作品本身的魅力也是有增无减。

球 :这个嘛,五年画下来后大家都说这很厉害。但我不能原地踏步,得接着想下一步画什么……不然很快就会变成无业游民了(笑)。对漫画家来说,“昨天还是漫画家今天就无所事事了”是令人胆寒的。真的很恐怖!

メチ:(笑)肯定不会的!能画出如此出色作品的人怎么可能突然就才思枯竭呢!要担心的反倒是成名后如何抵挡周围的诱惑……当然对您来说这也完全不是问题。请像这样继续尽情画下去吧。

球 :一定会的,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记录构思的笔记本。记满了作为异兽魔都浓厚故事象征的复杂剧情,目前已有十几本。

蟑螂型的人气角色詹森出场的草稿。和现在的设定大不相同……

用于第四卷封皮的背景画。把形形色色的材料组合起来拼成浮雕。

彩色原稿的特写。层层堆叠和明暗对比太帅了……

大量购入以用作绘画参考的人形部件。被其他作画素材和外星人型所包围的工作台。

Fin.

One Comments

  • 匿名

    2018年11月5日

    辛苦啦

    Repl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