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田球访谈⑤・ドロヘドロ/异兽魔都(季刊S 64号刊载)

————————————————————
林田球访谈・ドロヘドロ/异兽魔都
原文刊载于「季刊S 64号」(2018年12月出版)
图源&翻译:skaar
图片及翻译文字严禁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转载请标明出处并保留以上信息
————————————————————

※出于排版考虑,部分图片重新排版过,且图片都以较小分辨率显示,右键可查看大图。
※因为杂志排版有一定倾斜,所以不少图片有缺角,凑活吧。
※图片文字只翻译有新信息的部分。

 

《异兽魔都》凭借前所未有的崭新故事和设计,把所有人都卷入了狂气和欢笑的漩涡之中。为迎接动画化的公布和将于2019年春季开始连载的新作品《大黑暗(大ダーク)》,我们采访了作者林田球老师。

如今,18年混沌故事的帷幕已经落下,众多谜团已经揭晓,作者叙述的“异兽魔都世界”愈发吸引眼球!本次我们将会全方位介绍《异兽魔都》的原画、漫画分镜、草图以及工作室!

 

—— 衷心祝贺《异兽魔都》顺利完结!人类和魔法师之间长久的因缘终于圆满结束,您在结束了18年的连载后有什么感想吗?

林田:现在我还有《异兽魔都》的单行本和促销物品等工作要做,所以对结束还没有切实的感受。前阵子我画完最终话之后休息了两三天,终于体验到了整整两天不画画的日子。之前IKKI休刊时虽然也有5个月的休息时间,但当时还有年历和周边商品的工作,所以这次的休息才是久违的真正意义上的休息。非要说的话,我还完全没有结束的感觉。等到我把《异兽魔都》里所有要画的内容都画完了,大概才会有结束的感觉吧。

 

—— 向最终回进发时,您的情绪有没有变得更加高昂?

林田:HIBANA休刊、移籍至GESSAN之后,我和责编商量决定,要把下一本作为最终卷。从那开始的一年里,我发动引擎向最终回进发了。一开始移籍到GESSAN的时候还挺紧张的(笑)。

 

—— 终究还是会紧张的呀。您在上次访谈中提到过,刚开始画的时候故事还没怎么确定下来。

林田:没错。一开始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连载就会被叫停,所以我只是每个月画下去而已。

 

—— 那么《异兽魔都》这部作品并不是一开始就想好了结局的?

林田:当时我完全就没有想过结局如何,满脑子想的都是:“要是提出的企划能通过,然后能拿到连载就好了”。我起了个“Dorohedoro”这样的标题,然后把自己想画的东西一股脑画在了一张传单上,给编辑看了之后就通过了。第一话的分镜里还没有“烟”和“烟家族”呢,只有“开曼”“二阶堂”“心”“能井”这点东西。实际上,我是在作品能继续连载下去之后,才开始把标题和内容融合起来的。《异兽魔都》的源头尽是我自己喜欢的东西,所以我自然而然地就能把喜欢的各种东西串联起来并丰富剧情。

 

—— 在结局还未定的情况下,您是怎么打算描绘主人公开曼的呢?

林田:最早只决定了开曼是戴着防毒面具的蜥蜴头、带着很多把刀的形象。就连“开曼”这个名字也是当时的责编给起的。然后因为我很喜欢多重人格的设定,所以就连带这个设定,在作品里塞了好多我喜欢的要素。我设计松鼠的形象时,本来是想用作开曼原本相貌的,但一看这身高和体格,感觉还是会川的形象更合适,然后就针对开曼的原本相貌进行了各种思考。

 

—— 您是想画开曼寻找自我的纠葛故事吗?

林田:是的。我很喜欢多重人格,所以想尽可能地去描绘。而且为了导出“寻找的犯人其实是自己”这个结局,我设计了会川和坏这两个角色。当初我和责编讨论下来,觉得结尾的开曼最好是能保持开曼的样子。

 

—— 已经决定了开曼要以开曼的样子来结束。

林田:中途我也犹豫过。除了多重人格,我也很喜欢“美女与野兽”这样的元素,所以说开曼是在各式各样的组合中诞生的。按照“美女与野兽”的故事走的话,开曼也可以回归人类相貌继续生活,但画着画着主人公消失了也不是个事儿。开曼要以开曼的样子来结束——从某一时间开始,只有这点是无论如何都已经决定了的。

 

—— 与一开始就有的角色相反,作为后来才设计的角色,烟是如何诞生的呢?

林田:简单来说是因为我想画战斗场景,那么就需要有战斗的对象,于是我就设计了敌对势力的烟。

 

—— 您考虑过魔法师和人类战斗中孰善孰恶吗?毕竟,双方势力在描写上给人感觉都是主角。

林田:一开始魔法师一方有心和能井、人类一方有开曼和二阶堂这样的搭档。在我看来,其实双方都是邪恶的。电影和漫画里,我喜欢的是坏人。因为我不太喜欢好人,所以就算在自己漫画里画好人也画不生动,我心想那就干脆别画了吧。所以我一开始就把全员都画得跟坏人似的。所以说并不存在什么好人。

 

—— 的确,第一卷开头开曼就把敌人砍成一段段的了。

林田:这也算是这部漫画的一个看点了。

 

—— 每个角色都有深厚的同伴情谊,但也有残忍的一面呢。

林田:是呀。我也有喜欢重口的一面,既然其他漫画里不怎么见到这类描写,那我就这么画了。

 

—— 《魔法102》里,鸟太拷问毒蛾的画面也相当残忍。

林田:当时我想分镜想得毫无头绪,很苦恼主线剧情应该怎样引导向结局。结果我想着想着时间都没了,于是当月的连载就不打算画主线剧情了。再加上当时我正全心投入到单行本的制作中,所以真没多少时间留给当月的连载了。有时候,留给分镜加作画的时间连十天都不到。那种时候就经常会变成“那就直接上吧!”的局面。那些不经深思熟虑而是一鼓作气画出来的话数里,《魔法102》是我相当喜欢的一话。在紧迫的时间里,我头脑中浮现出了毒蛾的身体被四分五裂的画面,在下一话《魔法103》中就画了鸟太拷问的场景。“减肥虫”这个文字游戏我也相当喜欢,想让它再出场一次所以就画上了。

 

—— 说到鸟太,《魔法66》里烟把木耳托付给鸟太的一连串展开我也很喜欢。

林田:我觉得那个是真正意义上的漫画式剧情。剧情向那一话推进时,鸟太的头正好被变成了蘑菇,我就想好好利用这一点。《异兽魔都》里有一个系统,魔法师死亡会使他施加的魔法解除,于是我就想到了“通过鸟太蘑菇头的复原而得知烟的死亡”的情节,并画了出来。

 

—— 烟被杀死的剧情是您中途才决定的吗?

林田:我觉得,身为家族首领的烟在故事中途被杀死一定会很有趣,于是就构思了这段剧情。我在《异兽魔都》里定好了一些必须要画的主线剧情,比如说开曼要以开曼的样子结束、讲清楚二阶堂是怎样的魔法、解谜开曼的真面目……等等。其中,烟与开曼的真面目有关联,所以最好能让他死亡一次。而夏木正是为了揭露开曼真面目而设计的,一开始就计划她要死的哦。

 

—— 咦!以夏木死亡为前提,所以才给她设计了防御魔法吗?

林田:是啊。因为她最终要被十字眼老大杀死,我觉得宝贵的魔法会比较好吧。

 

—— 原来如此呀。另外,您在以前的访谈中提到,角色设定是根据面具设计来的,那么是否会根据角色的魔法或职责来做角色设定呢?

林田:有时候会有吧。先定好名字再定面具设计的有塔基(Turkey),跟可食用的火鸡一模一样。消是木乃伊和透明人那种缠绷带的形象。心的名字来自心脏形的面具设计。能井的话,我想把她设计成和心相对应的“脑内”,读音则是“NOI”,但是这样的读音和汉字对应不起来。可是“NOI”的发音又很好听,罗马字写法我也很喜欢,所以就沿用下来定为“能井”了。当然这样就和心脏毫无关联了。

 

—— 原来如此。那么惠比寿是什么情况呢?

林田:由于故事中没有少女角色,我觉得这样不行,就设计了惠比寿这个角色。短发、背着儿童书包似的双肩包,为了与这种少女感产生反差,我设计了黑暗风格的骷髅面具。此外,我坐在电车上想着要给她起一个奇怪的名字。正好当时经过惠比寿站,于是名字就定为惠比寿了。其实啊,我本来没打算让她出场那么久哦。

 

—— 竟然是这样吗?

林田:就是这样的。包括藤田也是,当初的角色设定特别路人,连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活到最后的。本应该是出场第一话就被杀死的角色,所以我也记不得为什么起名叫藤田了……

 

—— 但、但是,藤田我也喜欢!藤田变成透明人之后的表现也非常精彩。

林田:藤田在故事中的表现完全脱离我的意志了耶。画着画着就开始和惠比寿一起行动了,角色形象也变得立体了。另外,虽然惠比寿是可爱的女孩子,但我却想让她的脸被剥下来啊。

 

—— 明明是天真无邪的可爱女孩,却在出场不久就被活生生地剥下脸皮,真是太可怜了。

林田:这个大概是因为,我想表现出开曼那种主角不该有的残忍一面。

 

—— 这种残忍的场景呀,虽然有时看起来很过分,但有时也会生动得让人忍俊不禁呢。比如烟家族成员以头颅状态进行对话的那一段。能从这样的段落里感受到明快乐天的少年漫画风格。

林田:我本身就很喜欢少年漫画,正是因为想画少年漫画才做漫画家的。那个变成烤肉的场景虽然很重口,但我其实相当喜欢,甚至有点佩服我自己了。那个场景能让人喜欢真是太好了。

 

—— 魔法师的烤肉场景看上去还挺美味的。佐治被变成派的场景从画面上来说也很有趣,我非常喜欢这里。您喜欢把食物和重口描写放在一起画吗?

林田:其实我觉得,这样做是不行的哟(笑)。当我把福山的魔法设计成能把任何东西变成派的时候,我就觉得有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从那段剧情开始,十字眼那些人的个性就立体起来了。

 

—— 塔基的素颜直到故事末尾还始终藏在面具下,您之前是否已经想好素颜了呢?

林田:我有一个“到最后必须做、必须画的项目列表”,“塔基的素颜”就在其中。虽然在列表里,但我个人觉得“不画也无所谓了吧”,而且前任责编也说过不需要画。结果我向现任责编确认时,对方却说“我很好奇塔基的素颜!”,那我就画出来吧。

 

—— 真没想到居然是美少女。

林田:当时刚移籍到《GESSAN》,貌似有很多读者都表示“想看女孩子”。但考虑到主线的情况,不可能再加入新的女性角色,二阶堂又是头颅状态,能井也不能摘下面具。然后我就想到有人说过,“塔基穿带缎带的鞋子,腿跟竹竿一样细,说话语气让人猜不透是男是女,所以以为是女的。”既然这样,那我就画成女孩子吧。

 

—— 鸟太在终盘也摘下了面具,揭开了关于嘴部的谜题。这个设定是以前就想好的吗?

林田:曾经有人问过我,鸟太一直在流口水是不是因为他的嘴有问题。当时我回答说“只是为了画面效果”,但其实“鸟太的外貌”也被我放进列表里了。他做了能从嘴里放出烟的手术——这个理由既能解释他的嘴的问题,也能和鸟太的性格相吻合。

 

—— 回顾起来,《异兽魔都》的世界里仿佛同时生活着重口要素、可爱要素、幽默要素。林田老师您自己在作画时是怎样的感觉呢?

林田:我真正想画的并不是黑暗的故事,而是黑暗的画面哦。然而如果画面上只有自己喜欢的黑暗要素那就没人看了,所以我就加入了可爱要素来平衡。除了画我想画的东西,我也会有意识地去吸引读者。

 

—— 亚伊的回忆场景不仅在画面上很黑暗,在氛围上也是很少有的沉重基调呢。

林田:我个人是很喜欢画这种内容的,但之前的责编表示过不喜欢这样黑暗的。不过毕竟那是一段不得不画的场景,所以尽管确实很黑暗,但由于画面上有我想画的要素,我还是仔仔细细地画了出来。亚伊记忆中幻想风的场面我画得很开心呢。

 

—— 在这么长的连载中,您还有其他画得很爽或者印象深刻的场景吗?

林田:烟死亡的那段,还有死后的故事吧。

 

—— 那从画面上来说,您喜欢画哪种类型的呢?比方说,您喜欢粘糊糊的液体、融化的物体吗?

林田:呃,相比融化的物体,我更喜欢细致描绘物体的质感。我会一门心思只顾着细致描绘物体。我喜欢黑黑的、细致描绘的东西。

 

—— 那么角色里喜欢细致描绘谁呢?

林田:从设计来说最喜欢的是卡司哦。他画起来可真是不轻松,但是充满了值得描绘的细节,比如从手上长出手来,嘴也有两张。有人问我想把哪个角色做成模型,我推荐的就是卡司,却因为人气原因被否决了,我其实超想要的哎(笑)。卡司面具的原型是蟒蛇骸骨,所以嘴能张得很大呢。

 

—— 除了卡司,还有其他特别喜欢的角色吗?

林田:很喜欢恶魔众人,也喜欢画血达摩、小春和达斯顿。

 

—— 恶魔们那种有点开玩笑、一心恶作剧的感觉也很有意思。

林田:这应该和恶魔没有善恶观也有一定关系。因为有高等级的恶魔在,所以低等级的魔法师和人类无论做什么,都不过是小打小闹,就是这种感觉。怎么说呢,我想把恶魔描绘成超越了什么的某种存在。另外艾斯也是我很喜欢的角色哦。他是穿着唐装的熊猫,所以说能力和外表完全没有关系。艾斯这个名字来源于“川尻”,被血达摩起了个讨人厌的名字,只取“尻”的部分,成了“ass”(笑)。(原文注:仅次于fuck的粗俗语)而且明明灵感是熊猫,却被安了个猪鼻子,他应该是相当招血达摩嫌弃的。

 

—— 艾斯真可怜啊……我还想问一下二阶堂的魔法箱。有着机械般的硬度,非常帅。

林田:本来我就特别喜欢四连发火箭筒的形状,所以想设计成背着它的样子。由立方体变型,以及二阶堂的魔法有次数限制,这两个设想感觉都很赞,而且挥舞它击打敌人的样子也很棒。我以这样的设想为基础,细节部分则是请制作周边的设计师设计的。

 

—— 那么关于十字眼的设计,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将其纳入故事核心的呢?

林田:从设计角度来说,我本来就喜欢在眼睛周围画上纹样哦。于是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开曼画成了十字眼。这是我第一次画原创的长期连载,心想:我就是要不留遗憾地把所有喜欢的要素都加进去!那么这个十字眼又不能不解释,于是我就把十字眼设计成了烟的敌对组织。

 

—— 原来如此。您在以前访谈中说过,不是很喜欢高露出度的服装。近期的二阶堂露出度越来越高,其中有什么原因吗?

林田:我想要角色露出胸部的时候就会画出来(笑)。因为我已经决定了一本单行本里要有一次裸体场景,所以就算没必要也会脱掉衣服。我喜欢以前少年漫画里那种色色的场景,希望这部漫画里也能这样。

 

—— 除了女性的身体,您是不是也喜欢画男性的肌肉呢?

林田:非要说的话,我还是更喜欢全身被衣服包住的样子呢。剧情需要脱衣服的时候,因为能细致描绘身体,所以感觉就变成画肌肉了。

 

—— 除此之外,我还喜欢魔法师逐渐变为恶魔身体的描写,比如长出触角和尾巴、脚变成蹄子、长出体毛之类的。

林田:像艾斯和能井那种慢慢变成恶魔的情况,我是一点一点画出来的。二阶堂逐渐恶魔化是我在故事中途想到的。

 

—— 二阶堂恶魔化的时候,剧情正在走向结局,大家都往中央百货集结,这种演员都到场的感觉让人兴奋不已。

林田:作为画画的人来说可是相当辛苦啊……(笑)。毕竟要让所有人都集中到一处,所以每一话的剧情都要考虑。接着,第20卷在中央百货集结后,就开始真正意义上的收尾准备了,“伏线回收列表”里的要一条一条回收。工作时简直……太抑郁了。不思考画面就想不出新东西,角色也不够用,当时的状态可以称得上痛苦了。有不得不画的主线在,就算我想画得有趣些也没法画脱离主线的内容。那时我深切体会到,画结尾真是太不容易了。

 

—— 第22卷里最终BOSS洞穴君终于登场了,却张口闭口就是“杀了”魔法师,与满心欢喜地想要搭话的血达摩完全构不成对话,这样的角色特征让人哑然失笑。

林田:在“开曼变成魔法师与洞穴君战斗最后结束”这条主线中,我想开开心心地画那些有趣的部分。很久以前最终BOSS洞穴君就一直让我很苦恼。我很喜欢怪物,所以不想让洞穴君变成一个只是被打倒的坏人。要想设计成让人印象深刻的角色,那势必会有搞笑的一面呢。为了不成为让人记不住的坏人,我把角色设计得稍微立体了一些。

 

—— 用刀叉把人胡乱吞进肚子的样子,看着就很搞笑呀。此外,正因为是最终决战,开曼用“饺子”和洞穴君战斗的剧情才更让人热血沸腾。

林田:该说“正因为是最终决战”么,其实是我不想搞得太严肃啦。漫画都看到这儿了,肯定知道结局会打败洞穴君,所以光有战斗的话肯定热闹不起来嘛。于是我就想把最终决战搞得印象深刻一点。

 

—— 的确,饺子魔法非常有趣,洞穴君和开曼的互吸泥水也很好笑。

林田:那一话标题是“Dorohedoro”,于是我就想了个与之相对应的场景。

译注:Dorohedoro可直译为“泥到泥”

 

—— 除此之外,在对战高潮来临之前,人类和魔法师混血的心和奇利翁表现也很活跃呢。

林田:是呀。开曼也有从人类变成魔法师的经历,所以最终打败洞穴君的力量一半来自人类、一半来自魔法师哦。我希望大家在故事中都能有所活跃,这样的结局应该是比较圆满的。

 

—— 此外还有一件迟迟没有问的事……林田老师您喜欢饺子吗?

林田:我超喜欢饺子的。自由之丘百货里曾经有一家叫“饺子中心”的餐厅,不过现在已经关门了。我很喜欢那里的大叶饺子,从小就经常和父母去吃。他家饺子里加的不是紫苏而是大叶,非常美味却很遗憾地关门了……!

译注:自由之丘百货位于东京目黑区。虽然名为百货,但实际上更像小商品市场的格局。

   文中“紫苏”指紫红色的品种,“大叶”指双面绿色的品种,中文里两者常被混用。

 

—— 大叶饺子居然真的存在!最后,二阶堂和开曼准备重开饺子店,很有完结的气氛呢。

林田:以饺子开始、以饺子结束了。要说这是18年间的集大成之作吧,怎么搞得尽是饺子啊(笑)。

 

—— 这样超赞的(笑)。除了饺子以外,您是不是也很喜欢中华元素呢?

林田:我喜欢中华元素,因为我的童年是在80年代中度过的,很喜欢《僵尸》《龙珠》《乱马1/2》这些作品。当时流行的作品里,时常会出现身着唐装的角色呢。感觉穿着唐装自然就会做武打动作了。《街霸2》里的春丽我也很喜欢,像这样魅力十足的中华角色有很多。我小学时大家还会把黄纸条贴在额头上,玩僵尸扮演游戏。

译注:《僵尸》应该是指一系列僵尸题材的港台电影或其中某部。80年代日本曾掀起一阵僵尸电影热潮。

 

—— 难得提到了《僵尸》,不知您是否还有其他喜欢的恐怖作品呢?

林田:游戏的话我喜欢《生化危机4》还有《死亡空间》。小说的话,我会读诸如横沟正史的金田一耕助系列。另外音乐的话喜欢氛围阴暗、恐怖感强的那种,高中时很喜欢工业金属。

 

—— 您喜欢“KORN”这类的吗?

林田:我有听过。虽然就是短短的五六年,但2000年代Mixture rock和Loud rock还火了一阵呢。不过从高一到25岁的差不多十年里,我喜欢听的是金属。之前听的是“野兽男孩(Beastie Boys)”这种。

译注:KORN – 美国的新金属、另类金属、工业金属乐队

   Mixture rock & Loud rock – 摇滚流派,日文造词。

   野兽男孩- 美国的嘻哈乐队

 

—— 那么电影呢?从《异兽魔都》里可以看得出来,您应该喜欢“即使恐怖也有搞笑元素”的恐怖电影。

林田:《活死人归来(The Return of the Living Dead)》这样的我很喜欢哦。还有《地狱来的芳邻(The ‘Burbs)》这种加入恐怖要素的喜剧片我也很喜欢。

 

—— 原来是这样。接下来,明年春天新作《大黑暗》就要开始连载啦,非常期待!宣传语是“宇宙、行星、大冒险。无限广阔的黑暗 以及黑暗。”这部是科幻题材吗?

林田:至少我是“好想画科幻啊……”的心情啦。

 

—— 标题听起来很棒啊。《Dorohedoro》这个标题也很棒。

林田:《Dorohedoro》这部作品是从“Dorohedoro”这个标题中产生的,所以这次应该也同样会根据标题去构思。另外,《异兽魔都》的工作还没有结束……

 

—— 《异兽魔都》的画集也发售了,动画化的消息也刚刚发布了呢!

林田:没错!与动画化相配合,应该还要画点《异兽魔都》的东西,所以感觉没有完全结束呢。画完最终回时的感觉是“可算是完了”(笑),但直到最终卷出版,才算真正松了口气。不过说实话,我还是没有结束的感觉呢。

译注:画集指11.12发售的全明星图鉴完全版

 

—— 毕竟《异兽魔都》的动画化和画集企划还在继续呢。新作《大黑暗》也令人期待!衷心感谢您今天接受采访!

 

  • 《魔法98 变态》分镜

这是林田老师在16卷《魔法98 变态》一话里的铅笔分镜稿。此时的林田老师似乎是在定好了扉页彩图之后,围绕着想画的内容,以单话完结的感觉画出来的。当故事主线没有思路的时候,她好像就会把主线往后挪,想到什么点子就画出来。

变成恶魔的二阶堂华丽地煎饺子的场景被描绘得活灵活现。烹饪时轻快的音效和台词基本上没有变动。分镜阶段用了10页来煎饺子,完成的原稿则变成了9页。看着恶魔二阶堂做饺子的样子还有艾斯和松鼠吃饺子的样子,食欲大涨。

 

  • 《魔法4 袋子里》分镜

初期的分镜稿一度在工作室里消失了,不过好像最近又被发现了。用铅笔和黑笔在方格纸上作画。分镜阶段就能从眼神和台词的气势上感受到心的厉害,令人折服。

 

  • 灵感速写、底稿、线稿等原画

▼ 开始连载时画的开曼的设计速写稿。正如访谈中所说,这个设计里凝聚了林田老师喜欢的各种要素。鳞片的描绘也很细致,蜥蜴头画得非常写实。

 

▼ 应当选读者要求而画的开曼和二阶堂的结婚照底稿(译注:彩稿见此,刊载于2008年的某期IKKI上)

 

▼ 下图画的是《魔法161 新仇旧怨千年万年》中穿越到原始时代的原始人开曼。主线里戴着防毒面具的蜥蜴头开曼被画成了原始人的模样,不过速写阶段的开曼长着人类的脸。

 

▼ 在林田老师的设定资料本里,有按时间轴归纳的内容,还有上图这种人物关系图之类的内容。图中详细备注上了相互之间的关系,以及与“开曼”诞生有关的人物和缘由。角色的脸都画成了Q版,看上去很可爱。画这张关系图时,尚未揭秘的角色脸上都打着问号。

 

▼ 下图记录了要画的内容,以及《魔法151 梦见异空间》的扉页图,还有“堆饺子雪人的开曼和二阶堂”的灵感速写。

[左中] 血达摩不希望洞穴君死,因为后者刚诞生。 → 血达摩告诉洞穴君魔法箱的存在,并给他建议、悄悄话。
[左下] 束缚春日部的方法 → 开曼向小屋本体要求的
          笼子;绳索or ?;棺材;纸箱。

 

▼ 洞穴君的灵感速写,还备注了难听的口头禅以及洞穴君的武器是“诅咒的餐具刀叉(cutlery)”。

[左下] 开头:
- 黑色小屋里“小屋”本体和斯托亚一时无言;
- “小屋”在打扫,斯托亚在整理肉,把魔法师和恶魔的肉区分开;
- 包克斯向洞穴君轻易就暴露了医院里有魔法师(烟的喽啰)。

 

▼ 最终战登场的假冒二阶堂——“二阶泥”(原文写作nikaidoro)的灵感速写。作为洞穴君“萌点”的角,她的头上也有。

 

▼ 《魔法最终话 再见ALL STAR》的跨页图的草稿和线稿。和完成的彩图相比,草稿上二阶堂和开曼下面的众多角色站的位置有所变化。

 

▼ 最终话提纲中的一段。提纲以对话形式书写,可以看到回到空腹虫餐厅时的对话。另外,开曼的台词从“好~”变成了“好吧~”

 

▼ 消的初期人物设定被画成了少年时期的样子。此外还备注了性格超级害羞、不爱说话。瞳孔颜色也不同,是完全涂黑的。可以看出,在故事主线里出现之前,消的人物设定有很大改动。

[左图右上] 基本不说话;存在感薄弱。
[左图右下] 眼睛里看不出表情。超级害羞;怕生;努力活得不起眼;声音小;双手放烟
[左图中下] 这里有洞?
[右图] 经常出门旅行;手杖再稍稍长一点。

 

▼ 这两张图(草稿)被用作纪伊国屋新宿总店特典卡片,以纪念最终卷发售。(完稿见此新闻

 

▼ 模型特典漫画的彩页草稿。心那威风凛凛的表情和淌下来的血还是老样子。(threezero的心模型豪华版的店铺特典)

 

▼ Others

林田球绘制的当期杂志抽选色纸

 

  • 魔法师开曼

《魔法155 我就是开曼》中开曼变成魔法师时的灵感速写。备注里写道:“因为获得了饺子大魔王的力量,去心心念念的空腹虫店里时可以看到饺子男了。”手杖的设计也多种多样,各种版本里甚至有附带酱油瓶的和锅铲状的。

[左图左上] 叶子是烟做成的,所以实际上不是吃进去,而是被吸进开曼的嘴里,的感觉?还是画成吃进去的感觉。没有带面具啊。
[左图左下] 所谓的魔法,是和魔法师的性格相称的。会变成什么魔法……我们(原恶魔)无法控制。

[左图左边5个版本] 简单、暗黑饺子棒、锅铲棒、筷子夹着的饺子棒
[左图最右饺子棒] 酱油、醋、辣油

 

  • 林田老师的工作室

林田老师整理出来的关于《异兽魔都》的笔记本大概有20本还多!每一本里都详细地画有《异兽魔都》相关的连载时的备注、灵感、角色设定等内容。画材的话,林田老师画漫画时用的是圆珠笔或者蘸水笔。移籍到《GESSAN》之后,好像就从一直使用的圆珠笔变成蘸水笔了。理由是,换的新纸滑滑的,不适合用圆珠笔画。好像只有最终话,由于时间紧迫,纸张和笔都换回原先的了。

林田:“换回去之后就觉得,还是老样子呀。”

 

  • 林田老师的下一作《大黑暗》

预计于GESSAN 2019年4月号开始连载!!林田球描绘的科幻大宇宙!!被全宇宙的人盯上性命的主人公……在战斗!战斗!!

Fin.

发表评论